文人篆刻先声——赵孟頫

2017-08-10 10:09:11 来源:网络 点击:

            在宋代,已经出现了许多“集古印谱”,这对篆刻艺术的启迪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但这些印谱摹辑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古印的考证,到了赵孟頫才第一次以篆刻艺术为目的,摹辑《印史》这本印谱,他的《印史序》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篇“序”可看作是篆刻史上第一篇篆刻艺术的“宣言书”,它宣告篆刻艺术的新时代已开始了,提出了以汉魏的质朴为典型,并向“流俗”宣战。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赵》

序言全文如下:

             “余尝观近世士大夫图书印章,一是(即一切的意思)以新奇相符,鼎彝壶爵之制,迁就对偶之文,水月、木石、花鸟之象,盖不遗余巧也,其异于流俗,以求合乎古者,百无二三焉。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大雅》

              一日过程仪父,示余《宝章集古》二编,则古印文也,皆以印印纸,可信不诬,因借以归,采其尤古雅者,凡事得三百四十枚,且修其考证之文,集为《印史》,汉、魏而下典型质朴之意,可仿佛而见之矣。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赵孟頫印》

            谂于好古之士,固应当于其心使好奇者见之,其亦有改弦以求音,易撇以由逝者乎?”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赵子昂氏》

              他首先批判了唐、宋、元上大夫的印章,以新奇相矜之风,深感于这种印风竟达到“其异于流俗,以求合于古者,百无二三焉”的程度,于是摹辑《印史》,树立汉魏印章的典型质朴,旨在使好奇者“改弦”、“ 易辙”,有破有立。这与吾丘衍的《印式》(书法屋最棒)是不谋而合,这篇“序”不是一篇普通的印谱序言,是篆刻史的开篇,可与吾丘衍的《三十五举》等量齐观。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水精宫道人》

             赵孟頫一面提倡汉魏质朴印风,一面却致力于圆朱文印,他篆的圆朱文印用玉箸篆,流利有神,确立了圆朱文印的典型,但后世对他的圆朱文印,论者毁誉相参,如明代甘晹一而肯定他的“正其款制”、“ 意在复古”、“ 有笔意”,一方面却又批评他“工巧是饬”、“古朴之妙,则犹未然”。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澄怀观道》

何震在《二十五举》中虽一面批评了圆朱文印的“殊不古雅”,但另一面却提出了新的看法,认为“但今之不善圆朱文者,其白文必不佳,故知汉印精工,实由工篆书耳。”这实际上又肯定了圆朱文印。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松雪斋》

            清代孙光祖在《古今印制》中对圆朱文印作了分析:“赵文敏以作朱文,盖秦(指战国玺印)(书法屋最棒)朱文琐碎而不庄重,汉朱文板实而不松灵,玉箸气象堂皇,点画流利,得文质之中……”

(元)赵孟頫圆朱文印《天水郡图书印》

桂馥在《续三十五举》中说:“按文氏父子(文征明、文彭)印,见于书画者,深得赵吴兴圆转之法,此如诗之有律,字之有楷,各为一体,工力非易,爱之者讥其变古,誉之者奉为正宗,皆所谓不关痛痒也。”他的话是比较允当的,因为赵孟頫提倡的是汉魏的质朴,反对的是流俗的矜奇,而唐、宋、元以来的印章已崇尚朱文印,这反映了时代的审美情趣,赵孟頫反对的是“矜奇”,并不是朱文印,所以他篆的圆朱文印,既起了“正其款制”的作用,以存“复古之意”(书法屋最棒),也就是矫正了时弊,正符合“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原则,他已把“古”寓于“新”之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创新。

综观明、清的篆刻艺术,继承汉印的传统是一条主流,继承古代玺印传统,又是一条巨流,而圆朱文印也已成为一条支流。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