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邦达:依凭笔法的特点鉴别书画的真伪,是最为可靠的

2018-09-26 13:36:20 来源: 点击:
书画创作中的笔法问题
 

文/徐邦达


        笔法就是有方法、有规律地用笔锋划、顿出来的线和点的具体表现法的简称。每一个人执笔、下笔的方式方法,执笔的高低、竖立、侧斜、悬臂、悬肘、悬腕或手腕着纸,以及下笔时轻、重、缓、急等等,都有着不同的习惯。这些不同的习惯,必然在笔锋着纸时有着不同的表现,显出不同的笔法特点。
 


 

徐邦达先生


        笔法形式的特点,大致有正中、偏侧、圆转、方折、虚笔、实笔、顺锋、逆锋等。同一类型的笔法形式,不同的人还有各自的具体特色,不尽相同。同一人的作品,从早岁到晚年,又总有些变化,有的人甚至变得比较厉害;但属于同一人的作品,也总还有一线贯通之处。例如,吴伟早年作品有较为工细的白描人物,大异于晚年的泼墨粗放之作;如果仔细捉摸他早年和晚年不同风格的作品,还能看出他的笔法始终是具有跳跃躁动的形式,即使局部比较工稳,也不能完全变成含蓄浑穆。因此依凭笔法的特点鉴别书画的真伪,是最为可靠的。

        笔法对模仿的人来讲,又是最不容易学得像的东西。每个书画家,不管技巧高低,经过几十年的操练而逐步形成凝定的笔法特点,换一个人要在一朝一夕之间就把它完全接受过来变为已有,是不大可能的。除了比较工整刻板的绕、点还容易摹得像以外,稍为放纵流露作者个性的笔法,刻意临摹,必然死板;取其大意,又不能和原作相像。同时,作伪者自己的一套笔法上的习惯特点,在临摹中极容易露出本相来。相反的笔法特性——朴拙和精工、滞重和飘逸等等,也不可能出于一人之手。作伪者如果勉强去临摹和自己的习惯笔法相反的书画,失败更是注定了的。所以,笔法对作伪者来讲,是最难突破的一关,不像下面所说的其它方面那么容易作伪。因此我们在鉴别书画时,把笔法放在首要注意的地位。

        要鉴别笔法,必须有个「样板」作为依据。每个作者早年、中年、晚年的笔法总有些变化,掌握了某人一生中不同时期的笔法特点,才能认识某人作品的全貌。所以,还要有不同时期的样板。但如果碰到孤本无证,那就难以依凭笔法来鉴别了。因此,笔法鉴别也有一定的限度。不过,古画的时代风格(共性),笔法究竟是在其中起主导作用的。南宋李唐、马远、夏圭等一派作品,笔法大都比较浑穆。明代王谬(当时号称‘冷之马远」)、吴伟等人虽承袭他们的笔法,但一般多见飞扬尖薄了,因此比较起来,仍然各有各自的时代特征。鉴定笔法,即使断人比较困难(如孤本),断代还是有可能的。当然,如果碰到一幅摹得与原本较像的复制品,仅仅看笔法,还是看不出它究竟是哪一代的作品。不过,摹总有摹的破绽,还可以从破绽中去识辨它们的时代差异的。
 


 

        笔法的特点,同表现笔法的工具——毛笔的制作特点和特性有关。明方以智《通雅》中说道:「笔有柱、有被、有心、有副。」毛笔大约从汉晋以来基本上都是这样制作,现在有考古发现的漠「居延笔」为证。各时代当然还有一些变化,如不同的笔毛有硬软之分,以及制作方法稍有进展等等。宋叶梦得《避暑录话》中说:「熙宁(宋神宗年号)后始用无心散卓笔,其风一变。」这里说的笔的有心无心,值得加以注意。

        我们现在看到的晋王殉《伯远帖》,用的是一种吸墨不多转侧不太灵便(折笔处往往提起再下)的劲毫,为后世书法中所没有见过的,是最为特异的了。又陈法极(智永)《二体千文》,顿笔处往往有贼毫直出,也是当时毛笔有特种制法——有心的缘故。唐孙过庭《书谱序》,怀素《苦笋帖》,颜真卿《祭侄文稿》,杜牧书《张好好诗》等,看来大都是使用一种坚硬而吸墨不太多的有心笔。

        唐代《万岁通天摹王帖》中有些粗肥的字,还现出开叉的笔划,就是因为诸王书原迹也是用硬笔又吸水不多;如果用无心软笔,定然不致如此(其中晋与唐也还有一些不同处)。这显然和宋中叶以来如米芾等人写得丰满、肥润、圆熟的书法所用较软的笔是不大一样的。

        我们曾辨明清内府旧藏,并曾记载在《庚子销夏记》、《石渠宝岌三编》的晋王羲之《大道帖》,又《石渠宝岌初编》的王献之《中秋帖》等不是晋人之笔,理由之一就是因为此二本的笔划都特别丰润圆熟,笔头含墨很多,所以肥厚处不会开叉,如果用晋代的有心硬笔是写不出来的。这就是利用工具——毛笔的特性作旁证,来解决真伪是非问题的很好的例证。

        可以这样推断:北宋中期以来,开始出现丰肥圆熟的较软的兼毫(狼、羊合一)或羊毫笔。在米友仁的《潇湘奇观图》卷自题中就说是「羊毫作字」云云,可为旁证。但硬毛的笔(与六朝人习用的也不一样),书法墨迹中则仍然可以较多看到。用极软的纯羊毫作字,大约要到清代乾隆帝、翁方纲、梁同书等人之后,才逐渐形成普遍使用的风气。

        工具——毛笔对笔法的影响,拿绘画来讲,清同治、光绪朝以前,画山水大都用鼠须、狼毫等硬笔,只在渲晕时才用软的羊毫。晚清以来,才见到全部用羊毫画的山水,形成一种比较肥软的绕条。现在如果见到一幅说是清中期以前的全用羊毫画成的山水画,就很有伪品之可能了。

        有些人写字用特种笔,如明陈献章有时用一种茅草做的笔,名叫「茅龙」,写出来的字不会光俊。清代有人用绢卷代笔来写小篆书,取其容易圆、直等等,但这都是不常见的特例。笔秃了会变硬。新笔锋尖,秃笔锋圆。有人长期喜用新的尖笔,如清悍寿平较早期画山水;也有人长期惯用秃笔的,如明沈周中晚年画山水我们看习,陨了,也就以此为标准。他们偶一变换不同特性的笔,在笔法上就会大起变化,反使我们觉得眼生;如果「刻舟求剑」地捉摸它,往往会产生疑窦,或误真为假。对此,必须随时加以注意。

        用好笔和坏笔写字作画,也可以使笔法上出现大不相同的效果。例如,元鲜于枢行楷书《李愿归盘谷序》卷,他在自跋中说,用的笔极不好,因此写得大为失步。我们如果不从用笔方面去考虑,而以他的杰作标准去要求此卷,必然会把它否定掉的。绘画也可以类推。尤其是兰、竹画必须用好笔才能得心应手。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