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郎世宁画笔下的中国猎犬

2018-02-24 13:24:32 来源: 点击:

在清代宫廷画家郎世宁《十骏犬图》的每一画作中,体型优美的猎犬位于画面中央偏下位置,其身后则以配景形式绘有高大的树木和低矮的花草。由此组合成一套十件题材完全相同,风格十分接近的犬类主题绘画,为我们展示出清中期宫廷绘画优雅、绚丽以及结构严谨、风格程式化的特质。本文将通过画面上所给出的信息,来解析《十骏犬图》中猎犬的名字及创作时间。
 
之所以人类愿意与狗交朋友。是因为狗在人类眼中一直有着忠诚、勤劳、智慧、可爱的形象。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一 《霜花鹞》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细犬
 
相传,清太祖努尔哈赤在与明征战时曾受到其猎犬的保护。努尔哈赤建立大金国后,不忘猎犬之恩情,临朝理政时,常常带他所钟爱的猎犬伴其左右。由此可见,犬在宫廷里的重要与尊贵。加之,满族是马背上夺天下的民族,对于骑射狩猎非常的重视,宫廷里还专门设置“鹰狗处”。因此,清宫内外养犬、敬犬之风尚十分的盛行。清朝皇帝养犬、爱犬,自然而然地就想把犬的形象记录下来。于是,宫廷里有不少以狗为题材的绘画作品出现。
 
从海内外现存的清代宫廷犬类绘画作品来看,以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的郎世宁设色《十骏犬图》(十幅)最为典型、也最具艺术感染力。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二 《睒星狼》
细犬
 
郎世宁所创作的设色《十骏犬图》,全部作品共十件,画面中猎犬形象十分写实,得益于西洋古典油画画法;猎狗周围配以树石、花卉、鸣鸟,多参照蒋廷锡、邹一桂笔法写之。在每一幅画作中,一只体型优美的猎犬位于画面中央偏下位置,其身后则以配景形式绘有高大的树木和低矮的花草。树有柏树、椿树、梧桐、竹子、栗子树等;花有萱花、月季、野菊等。
 
由此组合成一套十件题材完全相同,风格十分接近的犬类主题绘画,为我们展示出清中期宫廷绘画优雅、绚丽以及结构严谨、风格程式化的特质。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三 《金翅猃》
细犬
 
这十幅《十骏犬图》,每件绘画皆以画中的犬名来命名、题款格式基本统一。在画作上部以大字隶传题写犬名,其下再以小字题写猎犬进贡者的官职及姓名。所书文字均采用满、蒙、汉三体文字合璧形式来书写。其中其右侧为汉文,满文书于中间,左侧为对应的蒙古文。十幅作品的题款文字依次为:之一“霜花鹞”,“科尔沁四等台吉丹达里逊进”;之二“啖星狼”,“尔沁四等台吉丹达里逊进”;之三“金翅猃”,“科尔沁四等台吉丹巴林亲进”;之四“苍水虬”,“大学士忠勇公傅恒进”;之五“墨玉璃”,“侍卫班领广华进”;之六“茹黄豹”,“侍郎三和进”;之七“雪爪卢”,“准噶尔台吉噶尔丹荣楞进”;之八“蓦空鹊”,“和硕康亲王巴尔图进”;之九“斑锦彪”“大学士忠勇公傅恒进”;之十“苍猊”,“驻臧副都统傅清进”。单纯从《十骏犬图》犬名字面来看、每一个名字都具有较强的文化色彩和象征意义,反映了清中期宫廷贵族已进一步吸收汉族传统文化,注重并追求语言文字的修辞与内涵。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四 《苍水虬》
细犬
 
由此我们也发现,《十骏犬图》中除一幅猎犬为西藏藏獒外,其余九幅则为北方的细犬,或是蒙古细狗(也叫东北猎犬),或是山东细犬,或是陕西细犬。众所周知,细犬是猎犬中的优良品种。其奔跑速度飞快,犹如离弦之箭;力量强悍,可单独与狼对抗,两只以上甚至可轻松控制大型动物;加之其本身忠诚,易于驯化。因此,细犬就成为了大臣们进献皇帝的首选。
 
此外在十幅作品的画面左下角或右下角位置、均有作者的个人署款,其中第一至第九幅绘画署款均为“臣郎世宁恭写”,而第十幅《苍猊》上的作者署款为“臣郎世宁恭绘”。在每个署款之下,均钤盖有作者的两方印章,即白文印“臣世宁”朱文印“恭画”。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五 《墨玉璃》
细犬
 
除以上作品题款及作者本人署款、印鉴之外,在第一幅至第九幅画作上,还分别钤盖着清朝乾隆、嘉庆、宣统三位皇帝的鉴藏玺印,即朱文“乾隆御览之宝”方玺、朱文“嘉庆御览之宝”方玺和朱文“宣统御览之宝”方玺。这些皇帝玺印皆钤于各幅作品的上部,散盖在树干枝间的空隙上。而第十幅作品即《苍猊》画作上,所钤盖的皇帝鉴戒玺印则与前九幅作品大为不同,在此幅画作上部的中央及左右两侧,按照清宫鉴藏与著录固定使用的“乾隆五玺”格式加盖玺印,它们分别为朱文“乾隆御览之宝”大方玺、朱文“石渠宝笈”长方印、白文“乾隆鉴赏”圆印、朱文“三希堂精鉴玺”长方印和白文“宜子孙”方印。此外还有朱文“嘉庆御鉴之宝”大方玺、朱文“宝笈三编”方印。这些清宫鉴藏印的使用,说明了这批郎世宁创作的犬类主题绘画在宫廷中曾受到历代皇帝的喜爱与珍藏。
 
值得一提的是这十幅作品中,前九件作品的尺寸相对统一;只有第十件《苍猊》为另类尺寸,比其他九幅稍稍大一些。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六 《茹黄豹》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八 《蓦空鹊》
 
根据《十骏犬图》前九幅与第十幅上所钤盖鉴藏玺印的不同,再结合清朝中晚期宫廷中用印讲究前后一致、位置相对固定的规律。有专家推断:《十骏犬图》十幅作品应该创作于两个不同的时期,即前九幅作品创作于同一时期,而第十幅作品则创作于另外一个时期。而前面提到作者落款的差异也佐证了这个论点。
 
从画作中所提到的进献者中,我们或可推断出《十骏犬图》的创作时间。史料中,关于科尔沁四等台吉丹达里逊、准噶尔台吉噶尔丹荣楞等人的记载很少。而大学士忠勇公傅恒、和硕康亲王巴尔图则为我们确定了这组绘画创作的开始至结束时间而段。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七 《雪爪卢》
细犬
 
“大学士忠勇公傅恒”,字春和,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为乾隆孝贤纯皇后亲弟弟、在乾隆前期曾是朝中最重要的大臣、担任过许多要职。在乾隆十四年(1749年)时,傅恒被正式册封为“二等忠勇公”。因此该组画作的创作开始年代,即可确定为乾隆十四年。
 
“和硕康亲王巴尔图”为清朝开国功臣和硕礼亲王代善后嗣,是康良亲王杰书的儿子。他生于康熙十三年(1674年),乾隆十一年(1746年)袭康亲王之爵。另乾隆十八年(1753年)薨,年八十,谥曰简。由康亲王巴尔图的卒年,我们又可确定该组画作的创作结束年代应为乾隆十八年。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九 《斑锦彪》
细犬
 
因此,郎世宁创作《十骏犬图》前九件作品的时间段在乾隆十四年至十八年之间,即公元1749年至1753年,郎氏此时的年龄在六十一岁至六十五岁之间。
 
而第十幅作品即《苍猊》画上题款中书写的“驻藏副都统傅清”,据史料记载他是大学士忠勇公傅恒的亲弟弟。他于雍正年间授宫中侍卫,乾隆初年任直隶天津镇总兵官。乾隆十一年(1746年),乾隆帝命傅清以副都统之职进驻西藏。乾隆十五年(1750年),傅清因在西藏平定珠尔默特那木札勒等人的叛乱中,不幸殉职,被朝廷追封为一等伯。由此,我们可以推断郎世宁创作《十骏犬图》第十件作品的时间段应在乾隆十一年至十五年之间,即公元1746年至1750年。郎氏此时的年龄在五十八岁至六十二岁之间。
郎世宁 十骏犬图之十 《苍猊》
 
笔者推断,《苍猊》图可能为《十骏犬图》第一张。画作完成呈献乾隆皇帝,皇帝御览之后,十分满意。于是乎命郎世宁绘制其余九只进献猎犬肖像,以示爱犬之意。因而,才会有尺寸、落款、藏印的不同。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