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王之涣韦应物墓志吗, 西安碑林展出大量唐代诗人墓志

2017-10-31 10:14:24 来源: 点击:

 

        在西安碑林930周年华诞之际,“桃花依旧——唐代诗人墓志特展”10月29日开始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开展,展出了张九龄、王之涣、韦应物等多位唐代著名诗人的墓志,这也是这些唐代知名诗人的墓志首次集中展出。
 
         同时展出的还有摹写《兰亭序》的冯承素墓志、柳公权撰《韩复墓志》、贺知章撰《杨执一墓志》、白居易撰《会王李纁墓志》、韩愈撰《李虚中墓志》、韦应物撰并书《元苹墓志》、李商隐撰并书《王翊元墓志》。
 
展览现场
 
         墓志在隋唐时期是一种重要的祔葬品,是古代墓葬发掘中较多见的遗物,通常用于记述墓主生平及表达亲友对逝者的赞颂及悼念之情。
 
         在西安碑林930周年华诞之际,“桃花依旧——唐代诗人墓志特展”10月29日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开展,展出了张九龄、王之涣、韦应物等多位唐代著名诗人的墓志。本次展览是唐代著名诗人墓志的首次集中展示,不乏近年考古新发现墓志的首次亮相,多数西安碑林藏诗人墓志也为首次集中展出。展览以西安碑林博物馆所藏唐代诗人墓志为主,并选调南京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洛阳博物馆等国内十余家文博单位珍藏的48种唐代诗人墓志及相关展品。
 
          展览分为五个单元:上官婉儿的诗歌艺术、墓志上的诗人影像、诗人笔端流露出的撰与写、诗人卢纶的家族墓志、墓志上的唐代挽歌。展览力求突破传统做法,通过专题单元的方式,以文物为主线,以相关人物的诗歌等文学成就为隐线,选择唐代墓志中与文学关系较为密切的个体文物,传播墓志在唐代文学中的独特作用,并通过文物给观众更直接的文学观感。
 
展览现场
 
上官婉儿墓志
 
上官婉儿墓出土文物
 
         据西安碑林博物馆专家介绍,此次展览基本涵括了唐代诗歌各时期的代表诗人及各种类别,有在武则天至中宗时期于内政与文坛上“称量天下”的重要女性上官婉儿墓志,其墓葬中出土的11件陶质文物;有官至宰相的文坛领袖薛元超、白敏中墓志,有著名诗人张九龄、王之涣、韦应物的墓志,有得到柳宗元提携的安南籍诗人廖有方墓志,有为摹写王羲之《兰亭序》的大书法家冯承素墓志;有由诗人所撰文书丹的墓志,著名者如权德舆所撰《韦渠牟墓志》、柳公权撰《韩复墓志》、贺知章撰《杨执一墓志》、白居易撰《会王李纁墓志》、韩愈撰《李虚中墓志》、韦应物撰并书《元苹墓志》、李商隐撰并书《王翊元墓志》;有大历十才子之一的边塞诗人卢纶家族人物墓志;有晚唐时流行于山西长治、晋中等地的挽歌墓志等。透过这些墓志或可呈现诗人的生命轨迹,使其模糊的身影变得鲜活而清晰;或可展现诗人多方面的文学才能和别具一格的书法面貌;或可了解诗人家族的文化秉承与社会网络;或可反映挽歌这一通俗诗歌形式从上层社会向民间普及的独特现象。
 
展览现场
 
张九龄墓志
 
主办方还设置了墓志拼图、唐诗拼图、拓本打印、留言墙等游客互动参与游戏项目,以增强社会教育活动,给观众更直接的文学观感。
 
         西安碑林作为一座专题收藏古代石刻的博物馆,唐代墓志在藏品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为了“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主办方策划此次展览,让普通观众“走进唐代历史、领略文学家的生活世界”,缅怀唐代诗人与诗歌的永恒与不朽。西安碑林博物馆的藏品系列中纸质类文物数量多达四千多种,其中古籍善本不乏珍品,为了更好地展示西安碑林的收藏,在“桃花依旧”展中,选取了多种馆藏古籍善本进行辅助展示,除了增加展览的可观性,同时也让历来少为人知的碑林馆藏古籍活起来,使展览的学术性和观赏性进一步增强。
 
西安碑林博物馆
 
         【展品的故事】唐德宗欲废科举 是流行歌曲《义阳子》惹的祸?
 
         擅长诗文的独孤申叔与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等人关系密切。此次展览中,首次展出了西安碑林博物馆收藏的唐代《独孤申叔墓志》,一段尘封的历史事件由此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和热议,那就是“唐德宗欲废科举”,独孤申叔就是当事人之一。
 
         科举是中国古代选拔人才的一种考试制度,起源于隋朝,完善于唐朝,终止于清末。说到科举制度的历史,许多文献中都会提及唐德宗“欲废科举”之事。据《新唐书》记载:“魏国宪穆公主,始封义阳。下嫁王士平。主恣横不法,帝幽之禁中;锢士平于第,久之,拜安州刺史,坐交中人贬贺州司户参军。门下客蔡南史、独孤申叔为主作《团雪散雪辞》状离旷意。帝闻,怒,捕南史等逐之,几废时士科。”故事大意是,唐德宗的女儿义阳刁蛮任性,下嫁给驸马王士平后,小两口反目成仇。德宗于是把公主接回宫中关起来,驸马则被勒令呆在家中,各自闭门思过。但双方始终都不肯让步,一直僵持着,后来德宗只好安排王士平去外地任职。王士平的门下客蔡南史、独孤申叔便把公主与驸马不和的故事编成一首流行歌曲,取名《义阳子》,到处传播。歌中还以”团雪散雪"的比喻来劝两人好和好散。德宗闻讯后大怒,将蔡南史等人抓来问罪,并准奋废除科举。不过最终只是流放了蔡南史、独孤申叔作罢。
 
         “这个故事看似言之凿凿,实际上却经不起推敲。首先,蔡南史、独孤申叔此时还是王士平的门下客,尚未考取进士,德宗没有理由将此事迁怒于科举制度。”有专家认为,墓志中记载,独孤申叔死于贞元十八年(802年),年仅27岁。虽然未说明死因,但既然葬于长安,可以肯定不是死于流放。
 
          2002年,西安碑林博物馆从长安县民间征集到独孤申叔的墓志,这方题为“故秘书省校书郎独孤君墓志”是由唐代大文学家柳宗元撰写的,这篇志文在《全唐文》中也有收录。另外,《全唐文》中还收录有大文学家韩愈的《独孤申叔哀辞》。如果独孤申叔是戴罪之身,柳宗元、韩愈即使同他交情深厚,恐怕也不敢公开作文追悼。既然独孤申叔遭流放一事乃子虚乌有,那么整个故事的真实性便会大打折扣。这样一来,唐德宗“欲废科举”之说也就不能当真了。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