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张古画倾家荡产,被绑架时宁遭撕票也不变卖,他才是

2017-10-09 15:57:32 来源:网络 点击:

 

再大的风浪打来,

有些人都不会害怕,

因为他们守得住根。

……

一代名士

为风尘女子出头的男人,

天底下多得是,

但能把上海红倌美妓,

培养成山水画家的,

恐怕只有张伯驹一个。

“民国四公子”之一,张伯驹

那时,上海的风月场,

没人不知道“潘妃”。

这名色艺俱佳的奇女子,

是前清宰相潘世恩之后。

张伯驹的夫人,潘素

母亲是大家闺秀,

从小教她音律和女红。

母亲病死后,父亲败光了祖产,

继母就把她卖进了妓院。

潘素当时被称作“潘妃”

张伯驹一见潘素,惊为天人,

他身为“民国四公子”之一,

潘素又哪能不知道?

两人情投意合,一见钟情。

民国四公子:少帅张学良,袁世凯之子袁克文,恭亲王奕䜣之孙溥侗,还有,就是张伯驹

潘素当时已名花有主,

国民党中将臧卓,

一听说张伯驹动了心,

赶紧把潘素软禁起来。

两人白头偕老,唱和一生

张伯驹才不管这些,

买通臧卓的佣人,

愣是把潘妃从臧家偷走,

将巨款分给前两房太太后,

他专情于潘素,直至终老。

晚年张伯驹与潘素

潘素天赋极高,学什么都快。

山水、人物、花竹、鸟兽……

在张伯驹指导下,无不擅长,

尤其山水,连张大千也赞叹不绝。

潘素的《青山红松图》

此后大半生,

张伯驹与潘素,

夫唱妇随,

尽享诗画唱和之乐。

夫妻两人“诗画唱和”的作品

张伯驹家境殷实,自幼聪颖,

家里原本指望他当官,

可他从小厌烦政治,

整天只知道写诗作画。

张伯驹在自家院内

30岁那年,

他在琉璃厂偶遇一幅横幅

上书“丛碧山房”四个字,

仔细一看,居然是康熙御笔!

张伯驹在丛碧山房花园内

藏了这幅画,

他自号“丛碧”,

醉心于收藏,花钱如流水。

母亲看了急得要死,

“官也不做!就知道花钱买字画!”

他常年一袭长衫,儒雅非常

听说溥儒有《平复帖》,

张伯驹无论如何要买。

此前,溥儒曾将,

唐代韩干《照夜白图》转卖,

致使国宝流失国外。

《照夜白图》

《平复帖》是西晋文人陆机真迹,

距今已1700年,

是中国最古老的书法瑰宝,

被收藏界尊为“中华第一帖”。

要是卖到国外,将是民族之痛。

《平复帖》,现存最早的书法真迹

溥儒张口就要20万大洋,

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张伯驹拿不出,为此彻夜难眠。

直到溥儒母亲去世,急着用钱,

张伯驹出了四万大洋,

抱回《平复帖》,泪流满面。

恭亲王奕訢之孙,画家溥儒,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

为了展子虔的《游春图》,

张伯驹耗尽了万贯家财。

这画距今1400多年,

是中国现存的最早画作。

“天下第一画卷”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

古玩商马霁川觅得后,

一心想卖给外国人。

张伯驹听了,心急如焚,

可马霁川狮子大开口,

要800两黄金换画。

《游春图》局部

张伯驹刚以110两黄金,

买了范仲淹的《道服赞》。

别说800两,

80两他也拿不出。

张伯驹收藏的范仲淹《道服赞》

无奈之下,

他四处奔走,向各方呼吁:

“《游春图》有关中华民族历史,

谁为了金子转手洋人,

谁就是民族败类!”

张伯驹收藏的宋徽宗题李白《上阳台帖》

马霁川怕事情闹大,

只好让价到200两黄金。

张伯驹一咬牙,把宅子给卖了。

那是李莲英的旧宅,占地15亩,

要是搁到现在,

光拆迁就得一个亿!

宋代杨婕妤《百花图》,现存最早女画家作品

为避免书画流失海外,

卖房、卖地,卖潘素的珠宝……

由张伯驹保护的顶级书画,

前前后后多达118件。

张伯驹收藏的唐寅《王蜀宫妓图轴》

1941年,张伯驹曾遭绑架。

对方要200根金条,

潘素想来想去,只有卖画了。

可张伯驹说:

“那些画一张也不能动,

就是我死了,也不能卖出去!”

张伯驹收藏的杜牧《张好好诗》

而就是这样一个张伯驹,

将8件最顶级的书画捐献给了故宫。

其中就有《平复帖》和《游春图》。

《游春图》被视为故宫镇宫之宝,

大热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还有提及。

政府欲奖励其20万元,

但张伯驹分文不取,

最后只收下一张褒奖令。

文化部部长茅盾亲笔签名颁发的奖状

很多人都不理解:

耗尽家业收藏,说捐就捐了?

张伯驹对一位至交说:

“我买它们不是卖钱,

是怕它们流入外国。”

张伯驹书画作品

随后,

张伯驹将余下所藏书画,

分批捐献给了,

故宫和吉林博物馆。

张伯驹自己的作品

然而建国后,

张伯驹被打成了右派。

老帅陈毅坚决不信,

“你这样的人都被打成右派,

我该向你道歉。”

京剧大师杨小楼(左)和余叔岩(右),都是张伯驹故交,建国后,张伯驹排的戏被歪曲,错化成右派

张伯驹笑说:

“国家大,人多,个人委屈难免,

算不了什么,

自己看古画也有过差错,

为什么不许别人错我一顶帽子?”

后人在文章中也写道:

“父亲时常教育我说:

一个人要热爱自己的国家,

这是大事,不能马虎;

除此之外都是小事,

不必斤斤计较。”

张伯驹和女儿一家

1966年,

张伯驹又成了“现行反革命”。

白天,夫妇俩被游街批斗,

晚上,两人依然写诗作画。

面对磨难,张伯驹坦然自若。

唯有一次,他低下了头颅。

红卫兵将他的藏品焚烧,

张伯驹跪在火旁,苦苦哀求:

“这可都是国家的宝贝,

烧了就再也没有了!”

张伯驹那段时间的记事本

解放前的张家,仅管家就有10位,

但那之后,他的宅院却被强占,

拥有无数书画珍宝,

却成了生活无着的落魄老头,

只能靠亲朋的接济度日。

潘素与外孙女

这样的落差,他一笑置之。

中国第一玩家王世襄回忆说:

“他除了年龄增长,心情神态,

和住在李莲英旧宅时并无差异。

不怨天,不尤人,

坦然自若,依然故我。”

张伯驹自创鸟羽体书法,潇洒超逸,可见其自在心性

为人涵养方面,

张伯驹更叫人高山仰止。

袁复辟失败后,

他儿子袁克定人见人躲,

张伯驹收留他长达十年,

只因为他不与日本人合作。

袁克定

“第一大右派”章伯钧死后,

亲戚朋友避之不及。

张伯驹拄着拐杖,带上潘素,

寻遍了大街小巷,

第一个登门吊慰。

章家后人在书中说:

“人心鄙夷,世情益乖。

相亲相关相近相厚的人,

如浮云飘散。

一个非亲非故无干无系之人,

却悄悄叩响了家门。”

晚年张伯驹

这就是张伯驹,

无论世道如何,

都坚守做人的根本。

1982年2月,

张伯驹感冒住院,

被安排在八人间的病房。

潘素提出要换个单人间,

但医院被拒绝,

理由竟是:张伯驹不够级别!

入院前的张伯驹显得很苍老

有人跑到北大医院门口叫骂:

“你们知道张伯驹是谁吗?

他不够级别住高干病房?

呸!我告诉你们,

他一个人捐给国家的东西,

足够买下你们医院!”

张大千命孙子张晓鹰看望张伯驹

有人向领导反应,

可批文还没下来,

1982年2月26日,

张伯驹已经停止了呼吸……

大书法家启功赞他: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红学泰斗周汝昌说:

“我见过的文化高人很多,

张伯驹这样的,寥寥无几。”

面对困苦,淡然自若,

潮涨潮落,固守根本,

为了民族瑰宝,

不惜千金散尽。

中华传统文人的操守、品格,

他用一生传奇写尽了!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