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美少年18岁画出的国宝,明天故宫见!

2017-09-15 13:19:24 来源:网络 点击:

千里江山图

        9月15日至12月,青绿山水画孤品《千里江山图》将于故宫午门展出,因画作的珍贵与脆弱,此画甚少公开展览,此次展出为这幅长卷巨作的第五次亮相,前两次展出甚至要追溯至上个世纪。

        更为难得的是,这幅难得一见的孤品为年仅18岁的少年画师王希孟所作,18岁,正是他人生中最好的时候。

        而他也刚好处在对他来说最好的年代,虽然不是人人都能在街头来一首freestyle的今天,但也是不亚于现在的,一个艺术氛围极为自由的年代。

       宋朝的Freestyle

        讲故事的人开篇常常会拖长了语调说,很久,很久之前。那么在王希孟的故事开始之前,我们也说说王希孟所在的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个年代。

        王希孟出生在一个艺术氛围极好的年代。当时的统治者宋徽宗,如果不做皇帝,大概能成为宗族里最成功的文艺大家之一。可他是皇帝,所以他就把自己的一股子文艺性全表现在了自己推动的政策里。以科举选拔画师,创建画集收集全天下奇珍异画,这样一身艺术细胞的皇帝,掀起了宋朝的“文艺复兴”

宋徽宗画像卷轴

宋徽宗自创字体——瘦金体

        @历史博主宋徽宗赵佶官博:”宋徽宗可以说是艺术性最高的皇帝之一,或者说是艺术特性最全面没有之一,有的皇帝专攻诗词,有的专攻化学也就是炼丹,有的专攻木匠活,徽宗赵佶除了诗书画琴棋律茶,甚至园林,风水,蹴鞠,雕刻,服饰,宗教,理学,几乎是无所不通,还自己独创“瘦金体”。从全能上讲,说他是“天下一人”,不为过。“在这位艺术造诣极高的皇帝推动的一系列艺术政策中,对王希孟影响最深、甚至堪称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便是画院制度。或许是艺术家自带的随性,宋徽宗创建的画院制度抛开条条框框,不看年龄大小,不看地位资历,一切只看两个字——实力

        自带Buff的天才少年

        在宋徽宗设立的以作品定人生的画院制度下,十几岁的少年王希孟能通过考试进入皇家画院便不足为奇。

        十几岁,在现在大概还是骑着自行车狂奔上学,下课跟同学嘻嘻哈哈打闹的半大孩子。但通过科举考评进入皇家画院的王希孟,已经是有了职称、靠自己双手吃饭的职业公务员。

        初入画院的王希孟并非顺风顺水,“十来岁的小孩被安排进书院打杂”。

        但还好,有那股子天分和灵性在,就注定他不会被埋没。

       《千里江山图》的跋文详细记录了王希孟被选入画院到被发掘的整个过程:“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事在作之而已”。

《千里江山图》蔡京所提跋文

        “政和二年,因被弹劾而辞官在杭州休养的另一位艺术大家,蔡京,重回大内领权宰相。“

        ”因早年和蔡京相识,所以王希孟的作品可以经蔡京之手亲呈皇帝,虽然在画院考试时未有及第,但是经蔡京的美言和这几年自己的学习有所进步,徽宗亲自批示王希孟‘画甚工,其性可教’,也就是说你画的虽然不太好但聪慧可教,于是王希孟陈了‘天子门生’,由皇帝亲授画法,这个待遇只有徽宗的儿子也是一个艺术胚子的赵楷得到过。”

蔡京,字元长,徽宗宠臣,北宋权相之一、书法家。其书法自成一家。

        最好的18岁

        这位天赋极高的少年就这么成为了宋徽宗的门下生,由艺术大家宋徽宗亲授其法。

        本就天赋秉异的王希孟,有了宋徽宗指导这一Buff加成,练号升级之路可谓是一路通畅,画艺、胸怀、见识噌噌噌的飞涨。

        此后不到一年,王希孟以宋徽宗培养出的雄阔胸襟,勇往直前的做加法,用自己的一股子纯净无畏的少年气,在汇集前朝所有笔法的基础上,一笔一笔的绘出这副青绿山水经典《千里江山图》。

《千里江山图》局部

        这幅画,只有18岁的王希孟能画得出。

        18岁,“那个时候荷尔蒙极足的王希孟,与宋徽宗的老灵魂相碰撞,在徽宗的指点下,如饥似渴的吸收前代笔法,恨不能一夜白了头,只盼时间走得再快点,把所有的知识一瞬间全收入脑海。宋徽宗已经老了,即使他有心,却因荷尔蒙不够而力不足。可是王希孟不一样,他年轻,他青春,他荷尔蒙强。”

        或者用陈丹青在《局部》中的话说就是,“我们在想象中国古典画家的时候,都是白胡子老人,在《千里江山图》中,我分明看见一个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都不会有《千里江山图》。”

        这幅作品是王希孟的,但可以说,这幅画也是带了宋徽宗的念想与寄托的。

        那时候的宫廷画大多为青绿山水,呈富丽堂皇之姿,宋徽宗是喜欢的,他引导着年轻的王希孟,以《千里江山图》画出了他心中的江湖泉林,他的梦中江湖。

        宋徽宗对《千里江山图》溢出胸怀的感情,从他将此画赐给他的宠臣蔡京便可窥见一二。

        或许是一画便耗尽了王希孟一生的心血,呈上《千里江山图》后短短几年,王希孟便去世了,中国历史上,“再没有像王希孟这样以少年之姿,仅以一画名垂青史的画家”。

         宋徽宗的画院制度——高级研修班

        徽宗时代的画院制度与北宋先前比,一是画院成立了“画学”研究体系,通俗的说就是成立了高级研修班专门让画院的学生和老师自学和互相学习,研究绘画和与绘画相关的所有事体,互相交流切磋精进。

        二是画院打破了“以资次排序”的习惯,采用了“有阙即于次等第内拣试艺业高低”的方式,以绘画技艺的高低来定地位职称,而不以辈分来讲,这一点极大的提升了画院的追求艺术之究极的“只看作品不看人”的内核。

宋徽宗所绘《芙蓉锦鸡图》

        全能Boy王希孟

        王希孟在皇家花园接受的教育十分全面。进入画院的王希孟可以说在绘画上是突飞猛进,在画院除了要研习绘画诸如人物、山水、鸟兽、花竹、木屋的技巧,还要体会和运用设色,布局,观气,描摹等技法.

        更要系统性的学习子经集注,各类哲学、宗教、文学,以及自然、人文、地理等等学科,包括《说文》、《尔雅》、《方言》、《释名》等都要理解于心,以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和艺术气质。

        王希孟为徽宗赐死?不可信!

        王希孟为皇帝赐死不可信。《北宋名画臻录》里记载王希孟“后恶时风,多谏言,无果。奋而成画,曰《千里饿殍图》。上怒,遂赐死。死时年不足二十。”

        第一,这北宋名画臻录是清代善本,经过元明到清,注释多有遗补篡改,第二,北宋有不杀文人士大夫的祖训,对一个画院学生,顶多是流放,况且,王希孟又得皇帝本人的赏识和蔡京的举荐,徽宗能下此狠手?

        所以赐死之事不足为据,不可轻信。或许真是赐死,也或者是病死,反正二十出头的年纪,带着朝气,他就羽化消湮了。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