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的五次“变脸”

2017-08-18 10:05:12 来源:网络 点击:

            颜真卿在书学史上以“颜体”缔造了一个独特的书学境界。他的书法既以卓越的灵性系之,境界自然阔大。其晚年犹求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范文澜说:“初唐的欧、虞、褚、薛,只是二王书体的继承人,盛唐的颜真卿,才是唐朝新书体的创造者。”颜真卿的楷书,已形成一种范式,后世学习者极多,甚至有“学书当学颜”的说法。

           颜真卿一生的追求,是“如何齐于古人”?下面我们梳理了颜真卿楷书的五个不同面貌,希望能够使大家脱离“约定俗成”的套路,也暂时撇开别人的影响,从自己的审美角度出发选择心中的“真爱”吧。

1、萌新真卿

《王琳墓志》

           《王琳墓志》,2003年洛阳龙门镇张沟村出土。颜真卿书于开元二十九年(741年),是目前发现颜真卿最早的作品,那时的颜鲁公才34岁。可以看出刚过而立之年的的颜真卿还稍显稚嫩,许多字的结构也不够稳定,字形也更接近前朝隋碑,并没有典型的盛唐气象。

            比如“徐嶠”二字,“徐”字过于耸立,右边“余”部的“人”字头形如一把没有撑开的纸伞,显得局促;“嶠”字左边“山”部与右边“喬”部等高,而“山”部下面空虚毫无支撑,“喬”部下方“冋”的左竖也比较单薄,导致整个字形悬空。不过这位撰文的徐峤当时五十多岁,朝中重臣,能够放下心让年轻的颜真卿与之配合,也算是慧眼识珠了。

2、十年一迹

《多宝塔碑》

            《多宝塔碑》,天宝十一年(公元 752年)刻于陕西兴平县千福寺,宋代移西安碑林。此时颜真卿44岁。离早期的《王琳墓志》刚好过了十年,可谓十年一迹。整篇结构严密,点画圆整,秀丽刚劲,与唐人写经有明显的相似之处,是唐代“尚法”书风的代表。

            大家要注意到这么一个事实,《多宝塔碑》的单字大概在2.5cm*2.5cm左右,而且是唐朝写经的路子,写经有多大呢?大家看过敦煌的写经卷轴也许会有印象,也就1公分见方左右,所以说《多宝塔碑》是更偏向于小楷的。我们初学颜楷选它做范本,一般都是用来写比较大的字吧,至少都是5公分甚至10公分见方的中楷或者大楷了,这无形当中的放大也就造成了许多误解了。

            首先用笔就决然不同,因为毛笔的大小就已经有悬殊了;其次是结构也有巨大差别,试想一下小字如何能写出大气磅礴的感觉呢?而颜真卿最征服人的就是他的字具有那往外开拓的架势,小字是万不可能承载得住的。所以大家在临习《多宝塔碑》的时候千万得小心这些地方。

3、外拓开阔

《麻姑仙坛记》

            《麻姑仙坛记》,颜真卿62岁所书。该碑立于唐大历六年(公元771年),后遭雷电毁佚。碑文苍劲古朴,骨力挺拔,线条粗细变化趋于平缓,笔画少波折,用笔时出“蚕头燕尾”,多有篆籀笔意。其结体因线条厚重,为了在字的中宫留出余白,避免壅塞,不得不竭力向四周扩张,外拓的写法被推向极致。

            比如“颜”字“页”部下的两点所占空间非常有限,造成局促的情境,字形非但没有垮塌,更因为重心下沉显得稳当。再如“真”字下方两点,窄窄的,上面又是一笔冲破纵势的长横,营造出长短、轻重、纵横、正斜等等冲突,这样的变形使得每一个字都值得琢磨,百看不厌。

           许多精彩佳构体现在很不经意的地方,“書”字上下交错,下方“日”部并不居于长竖正中,而是稍有右移,错落之间就显得变化万千了。“麻”字两个竖画都拉得很长,长撇都没能罩住,整个字就依靠两个钩立住阵脚,而两个钩一个平出一个上翘,绝不雷同。《麻姑仙坛记》看似方方正正,却是相当精妙的,值得多加揣摩。

4、古雅清圆

《李玄靖碑》

             《李玄靖碑》,碑于大历十二年(777年)立在江苏句容县茅山玉晨观,南宋绍兴七年(1137年)断裂,明代嘉靖三年(1524年)遭火石碎。《李玄靖碑》雄浑壮美,高古苍劲,规整稳定;笔力深沉含蓄,结字开张舒展。梁谳云《李玄靖碑》:“乍看去极散极拙,多不匀称,而其实古意可掬,非《画像赞》、《中兴颂》所可及。”

             几乎每一个字都是笔方体圆,比之《麻姑仙坛记》,内中变化有过之而无不及。“唐”字一横具有明显的弧度,不是平直而出的;中间一短竖亦向左下折去,却不与长撇平行,‘“唐”字内部短横极多,颜真卿写来驾轻就熟,轻重、长短、偏向均有不同。注意“山”字托底长横,左端好似一提,右端平正接过,一笔写作两笔非常精妙。

            再看“茅”字和“先”字,前者重心低后者重心高,且一字正一字歪,一字紧一字放。《李玄靖碑》远远不止在单字上为我们提供思考,其中的章法排布,逐字之间的衔接都是相当精巧的。此碑妙就妙在虽然每子写在界格之内,却仍然具有极强的行气,字与字的牵连避让全在笔意上得到发挥,真可谓是人书俱老的佳作!

5、端庄豁达

《颜勤礼碑》

            《颜勤礼碑》,自署立于大历十四年(779年)。颜真卿71岁,已入化境,信手拈来,便显端庄豁达、之态;结字雍容大方、舒展开朗、动静结合、自然大气。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横细竖粗,“曾”、“孫”、“真”、“書”、“沂”、“高”等字尤其如此。

            颜真卿的后期书法,并不追求“冲淡恬逸”的贵族情调,而是出以更为平易近人、更为通俗易懂、更为工整规矩的世俗风度;创造出一种“不复以姿媚为念”的新书法审美观。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