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可染水墨一绝:牛的赞歌

2017-08-04 09:56:10 来源:网络 点击:

 

 

李可染水墨一绝:牛的赞歌

 

牛也,力大无穷

俯首孺子而不逞强

终生劳瘁,事人而安不居功

纯良温驯,时亦强犟,稳步向前

足不踏空,形容无华

气宇轩昂

吾崇其性,爱其形

故屡屡不厌写之

李可染多次题写在他作品上的跋语

牛是李可染先生一生喜爱描绘的对象,从40年代开始,一直到他生命结束,他留下了许多以牛为题材的精彩作品。

与牛为邻

成就绝世佳作

          李可染(1907.3.26—1989.12.5),江苏徐州人,中国近代杰出的画家、诗人,齐白石的弟子。他提出“采一炼十”的主张,即采矿是艰辛的,冶炼更加需要付出倍百倍的劳动,真正的艺术创造必须兼有采矿工人和冶炼家双重艰辛和勤奋。李可染擅长画山水、人物,尤其擅长画牛。

在他的《自述》里,李可染是这样描述的——

           当时,我们住在重庆金刚坡的一位农民家里,住房紧邻着牛棚。牛棚里有一头壮大的水牛,天天见面。它白天出去耕地,夜间吃草、喘气、蹭痒,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记得鲁迅曾把自己比作吃草挤奶的牛,郭沫若写过《水牛赞》。世界上不少有贡献的科学家、艺术家都把自己比作牛,我觉得牛不仅具有终生辛勤劳动鞠躬尽瘁的品质,他的形象也着实可爱,于是以我的邻居作模特,开始用水墨画起牛来。

          李可染画的牛,极富生活情趣,这与他长期深入生活、静观默察,对牛的动作习性熟稔于心,不无关系。他笔下的牛,或行、或卧、或凫于水中;牛背上,稚气的牧童悠然自得,或观山,或引吭,或竞渡,寥寥数笔,他便勾出一幅质朴而生机盎然的田园小景:

李可染 牛

成交价:RMB 195,500

李可染 双牛图

李可染 三牛图

成交价:RMB 1,092,500

李可染 四牛图

成交价:RMB 80,500

李可染 牧牛图

成交价:RMB 1,150,000

         李可染把自己的画室也命名为“师牛堂”,表达了他以牛为师,刻苦进取的艺术追求。如今,人们把他的牛,同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并称为20世纪中国水墨四绝。

         李可染一生关于牛的题材作品,可以大致分为以下三个时期:

        青 年 时 期

        牛是赞歌

       任是辛劳也忍耐

       40年代,李可染从蜗居牛棚开始画牛,这看似偶然,其实是时代精神的具体体现。处于抗战时期的国人,急切的需要一种任劳任怨、脚踏实地的精神,来打赢这场抗日持久战。

李可染 水牛图

成交价:RMB 460,000

          李可染笔下的牛,便成了“坚毅、雄浑、无私、和蔼/任是怎样的辛劳/你都能够忍耐”(郭沫若《水牛赞》)的典型代表。

          人 到 中 年

         自况自喻

         牛是情感的寄托

         人到中年后,牧童与牛的题材,成为李可染重要的情感寄托。中年思子、得子的喜悦,与年轻时的恣意豪情相当不同。此时,一腔柔柔的父爱皆化为笔下的牧童与牛儿。

        牛是自况,俯首孺子,终生劳瘁,纯良温训,稳步向前,皮毛角骨,无不有用——这是天下的父爱。

李可染 牧牛图

李可染 春牧图

李可染 牧牛

李可染 牧牛

李可染 古榕归渡

李可染 牧韵图

         牛背上的牧童,是儿辈,其直接的生活原型就是李可染的儿子,那天真顽皮的模样,或观山、或引吭、或竞渡,任是怎样的浓淡挥洒,都画不厌画不完。牧童与牛感动中国与世界的深层原因,大概也在于此。

李可染 四季牧歌

           同时,对这一时期的作品,有评论家指出,牧童与牛是中国诗与画的传统题材,我们只要看到它,就能唤起童年与家园的记忆,李可染对这一传统题材进行了诗意空间的拓展,那寥寥数笔勾勒出的一幅幅牧牛图,既是父与子的人间至爱,也是一幅幅生机盎然的田园美景,藉由牧童与牛的亲密无间,展现了人们与春夏秋冬四时合序,与天地阴阳合二为一的诗意美感。

晚年画牛

遒劲老辣

是生命的情调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李可染先生进入了人书俱老、炉火纯青的个人艺术巅峰期,其山水画和以牛为题材的绘画作品都达到了新的境界。著名美术评论家王鲁湘在评价李可染这一时期的创作状态时指出:

       李可染是个性情中人,葆有童心。但他在主攻山水画之后,我们看到他追求的都是崇高严肃的东西,他性格中的天真需要一个适当的渠道来表达发泄。牧童和牛就成了很好的对象与载体。

           如果说,我们在崇山峻岭之中看到的一种崇高严肃的磅礴之力,而牧童与水牛则成为其抒发淡雅情怀的最好载体。在“峰高无坦途“的山水画革新路上,能够不时有“牧童遥指”的劳逸搭配,升华之余也恰好可以看出李可染人生命情调的两个侧面。

          在用笔上,李可染晚年所作的牧牛图,多以淡墨、浓墨、焦墨,渍染、溢染之法出之。水牛的质感、动感跃然纸上。牛角及牧童衣纹线条,笔法古朴,极具力度感,笔力遒劲老辣,看似信手挥洒,却处处妙趣横生。

          在内容上,这一时期众多的画牛作品,以秋天为题材的占了很大比例。比如下面几幅秋日放牧图,都表现出一片悠然自得的心境与画境:

李可染 秋牧

李可染 一年容易又秋风

李可染 霜叶红于二月花

         特别是在他逝世前两年创作的《五牛图》,可以说将牛的不同情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这幅作品中,牛的动、静、正、侧、藏、露、仰、卧等情态都表现的既概括又生动,是大师良好的造型能力与深厚的笔墨功力高度结合的精品力作。而在下面这幅据传为其绝笔的《九牛图》中,牛的各种情态得以更丰富的展现:

           而在这两幅画上,李可染先生都题写上了他那段著名的题跋,可见其对牛的情感。

          有专门研究李可染的学者指出,李可染画牧牛图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用它不断试验一些新奇的章法和笔墨。他在牧牛图中的笔墨是最大胆、最豪放、最无所顾忌的,章法结构也最新奇。因为画牧牛图的时候,他的心情最放松,最无负担,所以他往往能随心所欲。因此,李可染的一些笔精墨妙之作,常常出现在牧牛图系列之中。

李可染 牧归图

李可染 草原放牧图

            所以,除了万山红遍,共同成就大师牛气轰天的艺术人生的,还有上面那些一幅幅别样亲切的田园牧牛图。

画山是山,画牛就能牛,你猜大师出名靠的啥?看大师自己怎么说 ↓ ↓ ↓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李可染先生其他的牛作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