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通明代吴门文人书札上博展出,呈现唐寅等真实生活

2017-08-03 10:35:07 来源:澎湃新闻 点击:

 

             画家如何谋生?明季吴门为时人赞誉的浊世翩翩佳公子是否也要为稻粱谋?
             8月2日下午开幕的“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或许将会回答这个问题。
             书札虽小,但可以小中见大。记者在上海博物馆该展展览现场看到49通明代吴门文人的往来书信,其中许多是首次面世,既富有史料价值,又是精彩的书法作品。
loading...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现场
 
             上海博物馆收藏有大量明代名人信札,尤其是明代吴门地区书画家的信札,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异常精美。以史料价值而论,这些信札的内容上至朝政民生,下至家事儿女,或文章酬唱,或艺苑交游,几乎无所不包,是对当时书画家的生平、经历、交游、艺术思想、审美情趣,乃至整个时代的文人生活与艺坛风尚的最直接、最鲜活的反映。以艺术价值而论,信札随意写就,是作者在最自然的状态下的作品,它们体现了作者最原始而不假修饰的书写习惯与书法面貌,能使人们从另一个侧面了解这些书画家的艺术风格。
loading...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现场
 
             上海博物馆“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展示49通明代吴门文人的往来书信,其中许多是首次面世,既富有史料价值,又是精彩的书法作品。
             在这些书札中,有他们为自己营造的精神桃源的吉光片羽,也有他们与各色人等往来,在各种事务之间周旋的冗烦与艰辛。
             书札,从历史的角度看,是历史的史料;从艺术的角度看,是一件艺术作品。明代吴门文人群体是为人传颂几百年的文人雅士,看似不食人间烟火,但正由于他们遗留下的这一批带有血肉的书札作品,我们才能切实感觉到他们跟我们普通人一样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也要每天焦头烂额地处理各种事情。而在这之外,他们又可以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里,创造类似桃花源的地方,可以沉浸在里面。
loading...
每件展品还配有一个二维码,所有的释文和解释都在app里。
 
             此次展览在展陈上的一大特色是,对于每一件用文言写就的书札,以小说明牌的形式把这封信的内容以现在的口吻翻译出来,而不是放的释文。而对一些写得比较好的书札,在旁边还会有其书法上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解说。每件展品还配有一个二维码,所有的释文和解释都在app里。
loading...
每件展品还配有一个二维码,所有的释文和解释都在app里。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研究员,此次展览的负责人孙丹妍告诉记者:“最重要的是要让观众看得懂。把一封信的内容以现在的口吻翻译出来,这样隔阂就没有了。一句可能比较文的话,我们把它翻译成比较白的,这样大家都能看懂。”
loading...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现场
 
             此外,在展厅内还有一张吴门关系图。孙丹妍告诉记者这是她在研究的过程中慢慢积累、绘制出来的,最初只是为了记录吴门的人际关系网,便于学术研究,在组织策划展览的时候,发现这样一张关系图也将能较为简明地向观众交代清楚吴门的关系,能方便观众的参观和欣赏。她说:“姻亲、师生、朋友、同僚、父辈世交……吴门就是一个巨大的关系网。两个人之间总有一条线可以将他们联系起来。这与吴门的文人愿意抱团,愿意提携后辈,愿意一起向上发展的风气是分不开的。”
展览分成“现实生活”与“艺术世界”两个部分。
loading...
文徵明致妻札。
 
             今译:不知道出殡的事情怎么样了?棺椁砌了没有?之前的银子不够用的话,现在再拿二两去。各种事宜都节省一些,再不要与三房四房里的人计较,以前我两次出殡的事,没有让大哥出一文钱,这你也是知道的。千万记得要劝二官不要和跟他们计较,切记切记。
             第一部分 现实生活
             书画家的形象以往都在他们的书画作品中确立,观众所了解的也只是他们人生中极具光彩、但却很小的一部分。
loading...
唐寅致施敬亭札
 
             今译:与您匆匆分别,已经好几年了。很久没有问候您的身体起居,想必您公事之余都有闲暇,贤德的声名远扬。当今天下都在求取贤才,您怎么能坐视不理。我的朋友温子载,要来太平,我这里告诉您,希望您知道。
温子载善于刊刻碑文、牌匾,也擅长书法,一并告诉您。
             而在他们的书札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与各色人等的往来,周旋在各种事务之间。
loading...
吴宽致欧信札
 
             今译:自您到吴中,一封信也没收到。听说敕书已先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往浙江去,非常挂念。今年科场的事,连累到我的同乡朋友唐寅,他只是到程敏政那里,为老师梁储求送行的文章,往来了几次,有妒忌他盛名的人就以此毁谤他。言官知道这事,也没核实查访,就上疏举发,后来法司问询的时候,了解了情况,参奏的言辞已经轻了,将他送到礼部发落。然而礼部又不区别对待,仍旧按照惯例,发配他充当吏役。这件事,士大夫之中都知道唐寅冤枉,并非只有同乡知道而已。他虽然也曾上奏申诉过几次,但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挽回了。现在将他发配浙江,屠老大人怜惜他,定做通吏名目。如果他到了您那里,恳请您和贵处的杨、韩两位长官以及各位同僚说说情,顾念他是个解元,平生清雅好学,没有什么别的劣迹,如今流落到此,穷途末路,如果不仰仗上司照顾,实在无法生活。将来若有出头之日,他一定不会忘记您对他的恩情。
             无论是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他们过着与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一样冗烦,一样艰辛,时代的风云与碎屑他们无不沾染,常人的苦乐与平凡他们俱都承担。
loading...
沈周致祝允明札
 
             今译:捧读了您的大作,妙句令人惊叹,简直可以称得上超过了唐代的大诗人元稹和白居易啊,真是太羡慕了。谢谢您了,但是丰厚的酬劳恐怕是空话,见到的只有零星的犒劳而已,呵呵。草草回复,其余的等见面再说。
             第二部分 艺术世界
             艺术家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在于,日常生活之外,他们能为自己营造一个精神上的桃花源。
loading...
祝允明致文贵札
 
             今译:登上高处,被风吹落帽子,都被风雨阻挡。虽然我牙齿不好,很少饮酒,但怎么能够在家里一个人孤零零对着风雨呢?驼蹄已经熟了,请您中午前过来,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博戏,一起把它吃掉吧。
             在那里,他们有诗、有酒、有花、有茶;有翰墨风流、有丹青雅尚,他们吟咏、酬唱、抒写、挥洒,悲喜都付诗篇,苦乐都堪描画。
loading...
文彭致钱榖札
 
             今译:下雨没什么事情,想看看石翁的册页。有兴致到我这里坐坐,尝尝用惠泉泡的新茶,怎么样?
             这些信札,就是他们精神桃源的吉光片羽,可以让我们从中一窥那里的美妙风华。
             展览期间,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图录《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集》同步问世,书中总计收录了上海博物馆馆藏的82通书札精品,在展览之外,更全面地展现明代书画家的艺术面貌。
为了让观众更深入了解展览内容,上海博物馆为观众准备了6场免费公益讲座。其中,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副研究员孙丹妍将就人物、内容、艺术特色等方面大致介绍上博所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信札;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万木春则通过比较呈现出明代吴门与文艺复兴             意大利两地画家的形象和文化特征……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