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齐白石心中,荷花是懂他的

2017-07-13 10:50:38 来源:网络 点击:

 

少时戏语总难忘,

欲构凉窗坐板塘。

难得那人含约笑,

隔年消息听荷香。

         白石老人极为爱荷,且数量不少。他画过晴荷、雨荷、枯荷、盛开的荷……画家仿佛要把满腔的乡思都倾泻在这些熟悉的物象上。

         他常常在满意的画作上题诗咏荷,心手呼应,借诗画抒怀。他曾在《荷塘》一画上题诗道:“少时戏语总难忘,欲构凉窗坐板塘,难得那人含约笑,隔年消息听荷香。”这首诗写的是他青少年时与某位佳人相约赏荷的情景,多年后忆起,老人心中依然美滋滋的。

          白石老人还曾在一幅画上题道:“一花一叶扫凡胎,抛杖拈毫画出来。解语荷花应记得,那年生日老萍衰。”记述的是某年生日老人身体欠佳的情况。

          在白石老人心中,荷花是懂他的,荷能解语。

          齐白石出身湘潭农家,周遭的生活环境和上天赋予的身份属性,让他在爱荷的同时,更多的以平民的眼光观察荷花。早年在家乡生活时,从新宅梅公祠到老屋星斗塘,“沿路水塘内,种的都是荷花,到花盛开之时, 在塘边行走,一路香风,沁人心胸。”而种荷、栽藕、 采剥莲子,亦是乡里人劳动生活的重要内容。

           有缘于此, 齐白石一生对荷花情有独钟,晚年定居北京亦情牵故乡, 在游览北海时他写下了。

          “人生能约几黄昏,往梦追思尚断魂。 五里新荷田上路,百梅祠到杏花村。闲看北海荷千顷,强说潇湘水更清。 岸上小亭终日卧,秋来无此雨声声。”将对家乡的思念融化于碧波千顷的荷塘中。

           齐白石的荷花蝌蚪,蝌蚪戏莲影,单纯可爱,充满闲情逸趣,憨拙童趣的线条与轻灵的律动让人忘了世间百态,笔法挥洒自如,充满昂扬生机。

           “少时戏语总难忘,欲构凉窗坐板塘。难得那人含约笑,隔年消息听荷香。”齐白石对心中故乡的依恋, 对过往岁月的回忆,让他笔下“红花墨叶”的荷花拥有了不同于文人画的平民气质,即色泽鲜艳奔放,又富于生活情趣。

           齐白石对画荷颇有研究。他曾写道:“客论画荷花法,枝干欲直欲挺,花瓣欲紧欲密。余答曰:‘此语譬之诗家属对,红必对绿,花必对草,工则工矣,未免小家习气。’”这是说,画荷不要拘于窠臼、不要流于习气。他又写道:“懊道人画荷花,过于草率;八大山人亦画此,过于太真。余能得其中否,自尚未信。世有知者,当不以余言为自夸。识者自当窃笑也。”

           他用饱满的洋红直接泼写荷花,衬以浓墨渲染的荷叶和用焦墨写就的荷梗,在红黑、浓淡、干湿的对比变化中形成鲜明奔放的视觉效果,表现出浓郁的民间审美趣味,同时传达出强烈的生命勃发之感。

            在齐白石的荷画创作中,“荷花鸳鸯”是影响最为广泛的题材。通过荷花与鸳鸯的结合, 齐白石直接明了地表达了自己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这里面没有太多高深的哲理,没有复杂的文化诉求,有的只是质朴平凡的追求。齐白石的“红荷鸳鸯”题材画作,构图大致相类,多为上实下虚。

            齐白石曾有短句:“老年心肠, 不厌荷香。最怕牛羊,最喜鸳鸯。”足见其对该题材的喜爱。 晚年的齐白石受到了党和国家的礼遇,社会声誉日隆,深受鼓舞的他,亦于绘画一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荷画创作中,他进一步丰富了题材,通过荷花与不同物象的组合,体现出他对于美好生活更高层次的追求和认知。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