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命惟新 广东美术百年大展将于中国美术馆开幕

2017-07-10 09:17:21 来源:新浪收藏 点击:
 

 

  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文联、中国美术馆联合主办,广东省美协、广东美术馆等单位承办的“其命惟新——广东美术百年大展”,于2017年7月8日至23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开幕式将于7月14日上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8月4日至9月5日,此展将移至广东美术馆展出。

  广东美术百年大展是广东省首次举办的大规模、全面总结广东美术百年历程的展览,是广东近百年来美术精品佳作的一次集结,也是对广东近百年来美术较为系统、全面的总结和展现。此次大展以“其命惟新”为主题,精选广东美术百年来575件作品参展,分为“勇立潮头——洋画运动在广东”“艺术革命——岭南画派与国画研究会”“匕首投枪——新兴木刻运动及漫画”“激情岁月——为人民服务 为时代讴歌”“弄潮擎旗——改革开放中的广东美术”“百花争妍——创新创造 再筑高峰”等六个板块。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中国,西风东渐,风云激荡。最早对外开放的广东,成为近代中国社会变革、文化变革、艺术变革最为敏锐的地区。新中国画的革新,正是从广东开始。一批有志的艺术家在系统、深入研究继承中国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开拓创新,吸纳融会外来艺术之长,对传统中国画的表现技法技巧、工具材料甚至观念进行创新,形成了独特、鲜明的岭南艺术风格,对近代以来的中国美术发展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可以说,在中国美术从传统转向现代、吸纳外来艺术的过程中,广东近百年来美术的发展是中国美术发展的缩影。

  广东美术在百年中国美术发展中占据特殊地位。创新是广东美术的核心精神。广东美术家对于变革非常敏感,因而此次大展主题名为“其命惟新”。无论是20世纪前期、新中国成立之初,还是改革开放时期,广东美术数度引领中国近现代美术转型,是全国美术创作的“风向标”。

  举办广东美术百年大展有重要现实意义:一是擦亮岭南美术的品牌;二是回顾梳理广东美术的百年发展对新时期的发展意义。完整梳理近百年广东美术脉络,对重新审视中国现代美术史具有重要价值,也是举办广东美术百年大展的意义所在。

  为配合展览的举办,组委会编辑出版了“广东美术百年书系”,其中有:《其命惟新——广东美术百年大展作品集》《广东美术百年大事记》《广东美术百年研究文选》《广东美术百年理论文集》《广东美术百年大展作品选》等。届时,此套书将在中国美术馆陈列。

未完成的老人像

李铁夫

油画  1930年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未完成的老人像 李铁夫 油画 1930年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狮

何香凝

纸本设色  1914

何香凝美术馆藏
狮 何香凝 纸本设色 1914 何香凝美术馆藏

 
东战场的烈焰

高剑父

1932年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东战场的烈焰 高剑父 1932年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鼎湖飞瀑

陈树人

国画  1936年

中国美术馆藏
鼎湖飞瀑 陈树人 国画 1936年 中国美术馆藏

 
松猿图

高奇峰 

国画  1917年

广东省博物馆藏
松猿图 高奇峰 国画 1917年 广东省博物馆藏

 
菖兰 林风眠

中国画  69×66cm  1961年

上海美术家协会藏
菖兰 林风眠 中国画 69×66cm 1961年 上海美术家协会藏

 
白蛇传 关良

中国画 67.5×70cm  1956年

中国美术馆藏
白蛇传 关良 中国画 67.5×70cm 1956年 中国美术馆藏

 
旱年不旱

方人定    

中国画  164cm×83cm  1963年  

中国美术馆藏
旱年不旱 方人定 中国画 164cm×83cm 1963年 中国美术馆藏

 
放下你的辫子

司徒乔

油画  125×178cm  1940年

中国美术馆藏
放下你的辫子 司徒乔 油画 125×178cm 1940年 中国美术馆藏

 
碧水净无尘

赵少昂

中国画  69×103cm  1953年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碧水净无尘 赵少昂 中国画 69×103cm 1953年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怒吼吧!中国

李桦

版画  1935年

华茂美术馆藏
怒吼吧!中国 李桦 版画 1935年 华茂美术馆藏

 
大叶紫薇

王肇民

水彩画  54×39cm  1977年

广东美术馆藏
大叶紫薇 王肇民 水彩画 54×39cm 1977年 广东美术馆藏

 
开镣

胡一川

油画  1950年
开镣 胡一川 油画 1950年

 
武汉防汛图

黎雄才

中国画  30.5×3200cm  1956年

中国美术馆藏
武汉防汛图 黎雄才 中国画 30.5×3200cm 1956年 中国美术馆藏

 
绿色长城

关山月

中国画 144.5×251cm  1973年

中国美术馆藏
绿色长城 关山月 中国画 144.5×251cm 1973年 中国美术馆藏

 
自嘲 

廖冰兄

漫画  83×58cm  1979年

中国美术馆藏
自嘲 廖冰兄 漫画 83×58cm 1979年 中国美术馆藏

 
孤云与归鸟 赖少其

中国画  68×68cm  1986年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孤云与归鸟 赖少其 中国画 68×68cm 1986年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年青人 黄新波

版画  41.9×31.7cm  1961年

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藏
年青人 黄新波 版画 41.9×31.7cm 1961年 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藏

 
地道战

罗工柳

油画  144×169cm 1951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地道战 罗工柳 油画 144×169cm 1951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减租会 古元

版画  13.5×19.5cm  1943年

广东美术馆藏
减租会 古元 版画 13.5×19.5cm 1943年 广东美术馆藏

 
矿山新兵

杨之光

国画  1971年

中国美术馆藏
矿山新兵 杨之光 国画 1971年 中国美术馆藏

  此次大展以“其命惟新”为主题,精选广东美术百年来575件作品参展。分为“勇立潮头——洋画运动在广东”“艺术革命——岭南画派与国画研究会”“匕首投枪——新兴木刻运动及漫画”“激情岁月——为人民服务 为时代讴歌”“弄潮擎旗——改革开放中的广东美术”“百花争妍——创新创造 再筑高峰”等六个板块。

  勇立潮头——洋画运动在广东

  400 多年前,意大利天主教士利玛窦从澳门进入广东,把西方文化和欧洲绘画带进中国,这是中国近代巨变之肇端。新会博物馆藏门板“木美人”,为中国现存最早油画实物,距今至少有 500 多年历史。《南海县志》记载清嘉庆中叶的关作霖“附海舶遍历欧美各国”学成油画,归国“设肆羊城为人写真”,是史籍记录最早的中国油画家。

  1887年,广东鹤山的李铁夫赴美国随 J.S。 沙金学习油画。之后,赴欧美和日本习画的广东人渐多。如冯钢百、陈抱一、关良、谭华牧、梁鼎铭、胡根天、关金鳌、林风眠、余本、符罗飞、吴琬、司徒乔、李桦、胡善馀、丁衍庸、任真汉等,著名者达五六十人。他们大部分归国从事西洋画的创作和教学,活动于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杭州、苏州和港澳等地。

  立时代潮头,开风气之先。20 世纪 30 年代“决澜社”的活动中,不乏梁锡鸿等广东人的身影。之后另一重要先锋美术团体“中华独立美术协会”,骨干成员赵兽、李仲生等多为广东人。现代美术史上值得关注的粤籍画家,尚有关紫兰、王远勃、陈文希、邓白、林达川、黎冰鸿、罗工柳等一大批人。

  15 世纪扬v凡艾克兄弟完成了从胶到油为介质的转换,欧洲油画由此算来有 500 来年历史。若从利玛窦算起,油画由广东进入中国却已超过 400 年。通过数代油画家的接续努力,这一外来品类得以在中国土壤中植根和繁衍滋长。油画应当具备中国精神,应当融入中国民族的美学元素,中国油画的时代气息和本土特征历来是备受关注的探索课题。

  这里的作品虽不能说已全面涵盖百年中国油画的成就,但已让人看到它这一历史行程的主要轨迹,以及油画界先行者们上下求索的珍贵成果。

种子

黄新波

油画  61×69.5cm  1947年
种子 黄新波 油画 61×69.5cm 1947年

 
合唱 谭华牧

油画  46×55cm  20世纪40年代

广东美术馆藏
合唱 谭华牧 油画 46×55cm 20世纪40年代 广东美术馆藏

 
老年音乐家 李铁夫

油画  67.5×56cm  1918年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老年音乐家 李铁夫 油画 67.5×56cm 1918年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少女像 关紫兰

油画  72.5×60.5cm  1929年  中国美术馆藏
少女像 关紫兰 油画 72.5×60.5cm 1929年 中国美术馆藏

 
郭玉玲像 王道源

油画 74×60.5cm  1946年
郭玉玲像 王道源 油画 74×60.5cm 1946年

 

  艺术革命——岭南画派与国画研究会

  美术史家郑午昌在 20 世纪 30 年代的《中国画学全史》中说,世界的绘画可分为“东方画系”和“西方画系”,“言东画史者,以中国为祖也”。

  近一百年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是从否定传统学习西方起步的。写实主义之进入中国,并不是一个单纯或单独的艺术问题。它与五四时期引入“德”“赛”先生的氛围连在一起,乃是时代的选择。

  “岭南画派”三家——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曾追随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辛亥革命后,他们弃政致力于绘画创作,倡“新国画运动”。“二高一陈”主张多开“国际公路”,“折衷中西,融汇古今”以革新中国画。他们的画风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和地域特色,注重写生,突出了革命性、兼容性和创新性。

  20 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文化界曾出现范围甚广的国学回归潮,广东是“国画复活运动”的重要阵地。“国画研究会”的建立及其力倡的艺术取向,即是这种回归潮流的产物。

  这是一批持不同理念的画家,有潘致中、赵浩、黄君璧、黄少梅、卢振寰、卢子枢、黄般若、冯湘碧、潘达微等人。 20 世纪 20 年代至 40 年代,“国画研究会”与“岭南画派”曾展开唇枪舌剑的论争。“新”和“旧”激烈碰撞,守成与变革水火不容,成为中国画现代转型变革的重大学术事件。

  这些论争的意义显然已超越了岭南地域。其实,各执一橛互不相让,同样缘于外部冲击,只不过回应的策略迥异。

潇湘夜雨 黎雄才

中国画  45×65cm  1932年

黎雄才艺术馆藏
潇湘夜雨 黎雄才 中国画 45×65cm 1932年 黎雄才艺术馆藏

 
今日之教授生活 关山月

中国画  115.8×64cm  

关山月美术馆藏
今日之教授生活 关山月 中国画 115.8×64cm 关山月美术馆藏

 

  匕首投枪——新兴木刻运动及漫画

  20 世纪 30 年代,由鲁迅先生倡导培育的中国新兴版画沛然兴起,在改造社会,宣传革命方面发挥了巨大功用。当时与鲁迅先生直接交往的三十余位木刻青年,粤籍画家占了三分之二,参木刻创作的广东作者达百人之众。罗清桢、黄新波、陈铁耕、张望、陈烟桥一批人从广东走出,积极投身沪杭等地的新兴木刻运动。

  1934 年 6 月,李桦在广州成立“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广东成为中国新兴版画第二个阶段的中心。按照鲁迅先生的指导,广东版画家较早从汉代石刻、明清版画与民间年画中汲取营养,创作出《怒吼吧,中国!》(李桦)《饿》(赖少其)等具有时代特色和民族风格的作品。由此,我们看到了中国版画一条明晰的主线,这就是新文化精神的建构,也是版画现代形态的确立。

  20 世纪三四十年代广州的漫画活动十分活跃,有廖冰兄 、李凡夫、林擒、郑家镇等一批漫画作者。1938 年全国漫协华南分会成立,郁风、伍千里、张谔、黄茅、潘醉生、林峻、刘仑为干事。1939 年广州沦陷,叶浅予、张光宇、丁聪、鲁少飞、张正宇等一批漫画家与广东本地漫画家退居香港,成立了全国漫画作家协会香港分会。面向大众,贴近现实,承担起启蒙与救亡的社会责任,20 世纪三四十年代广东的漫画与版画,起了匕首与投枪的作用。

粮丁去后

李桦

版画  24×34cm  1947年  

广东美术馆藏
粮丁去后 李桦 版画 24×34cm 1947年 广东美术馆藏

 
人桥

古元

版画  1948年

古元美术馆藏
人桥 古元 版画 1948年 古元美术馆藏

 

  激情岁月——为人民服务 为时代讴歌

  新中国美术的基本格局总体是由三大版块——延安的革命美术传统,来自苏联的模式,加上“五四”以来新美术运动的若干经验整合而成。1956 年,中国共产党确定了繁荣社会主义科学文化与艺术的基本方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1958 年,又提出了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文艺创作原则。

  1959 年,关山月和傅抱石先生接受了为人民大会堂创作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的任务。除此,他的代表作有《新开发的公路》《俏不争春》《绿色长城》《天山牧歌》《碧浪涌南天》《祁连牧居》《长河颂》等。一直与关山月相提并论的代表性人物黎雄才也非常重视写生,1954 年在纪实基础上创作的《武汉防汛图》,1959年的韶山写生系列作品,都具有标志性意义。

  杨之光数十年来致力于新人物画的开?和推进。他多次说到他“感情的根和艺术的触角始终扎在祖国这一片热土之上”。他构筑了一种新的,超越以往技法体系的人物新画风。与时代同行,反映现实生活,每一阶段行程都展现出强烈的个性风貌。冰兄 70 年漫画创作,作品数以万计。夏衍说 “这个人无畏,天不怕地不怕”。冰兄的《自嘲》《禁鸣》《噩梦录》《剪辫子》等作品,直面人生,关注时代,揭露阴暗,针砭时弊,这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猛士。

  新中国 30 年,胡一川、阳太阳、潘鹤、黄笃维、刘仑、尹积昌等一大批人在不同艺术品类中取得了令人景仰的艺术成就。杨之光的《矿山新兵》,陈衍宁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汤小铭的《永不休战》,周树桥的《春风杨柳》等作品,直观体现了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广东美术的创作风貌。“文革”后期广东崛起的一整批艺术家,唐大禧、林丰俗、林墉、梁明诚、林毓豪、伍启中、张绍城、雷坦、邵增虎、詹忠效等,创造了众多让人难忘的作品,成为中国美术界一道奇异的风景。

  弄潮擎旗——改革开放中的广东美术

  1978 年改革开放,广东作为南大门在全国先行一步,历史又一次给了广东先机。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长足发展,对美术领域的创作走向和艺术生产结构均产生了广泛和深刻的影响,这是广东美术走向繁荣和多元发展的新时期。

  广东美协、广东画院、广州美术学院等相继恢复,各级美术创作组织遍布全省各地。老一辈艺术家焕发艺术青春,关山月、廖冰兄、黄志坚、陈卓坤、王肇民等人都有突破性发展。“文革”后期崛起的一大批人成了广东美术界的骨干和创作主力,他们在几届全国美展上都获得引人注目的好成绩。

  新崛起的一批人,艺术上正走向成熟,大大充实了广东美术界。许钦松、黎明、俞畅、林若熹、方楚雄、林永康、李劲堃、安林、黄增炎等一大批人,都是在 20 世纪后期开始承担重任,成为最活跃的美术家。与他们年龄相仿的这批人,体现了开放改革以来广东美术多元、多样化发展的特征,这是一个艺术创作姹紫嫣红的“双百”时期。

  广东美术获得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又面临新时期新语境的强大挑战。中国的现实问题和自己的文化诉求,永远是别人无从代言的。传承与弘扬岭南画派的革新精神,推出具有时代精神、民族气派和岭南特色的精品力作,打造美术强省,成为新时期的紧迫课题。

  百花争妍——创新创造 再筑高峰

  历经改革开放 40 年的巨变,广东美术在 21 世纪迎来新的辉煌。现今,更新一代的艺术家正在成长,艺术百花园中鲜活的生长、重组和嬗变成为常态,新的秩序,新的艺术格局开始形成,重视语言个性,强调艺术风格,追求艺术创造中的个体价值,讲求社会效益,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已经成为众多美术家的共同取向。在当代中国美术的一片茂林嘉卉中,人们可看到新时期广东多元并进的发展态势。改革开放近 40年,美术创作领域在艺术观念、语言手法、材料媒介、图式风格诸方面均出现显著变化,在当代多向发展的格局中,呈现出前未之见的创新性、学术性新质。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部分,美术创作的价值核心与内在逻辑必然遵循中国文化的本体规范。有一点更是明确的,当代广东美术呈现出前所未见的多样繁盛格局,张扬中国文化精神的一直是主流。

  一个百花摇曳的花园,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我们采撷的只是几丛烂漫之花。这里展示的作品虽无法涵盖全面景观 , 但是,从一枝红杏的笑靥,我们看到了满园春色。

  南粤百年,其命惟新。民族精神是当代中国文化的魂魄。惟有立足于文化传统的传承光大,立足于当代中国的精神体验,中国艺术才会具有真正的现代性,才会有源源不绝的创造活力。而我们所期盼的大家,也就是那些纵横捭阖傲立潮头的领军人物,那些天马行空苍松?地的一代俊杰,也将被时代推上中国艺坛之前沿。

  其命惟新 —— 广东美术百年大展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