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开:书法表现人格,绘画讲究品位,印章看到境界

2017-06-30 09:51:22 来源: 点击:

        有人问我书画印哪一项最难,我说书法是顷刻之间的事情,印章是一小时差不多的事情,绘画是以天来论的事情,有的人要花好几天,至少也要一天,要这样来论,画是难一点,所以在拍卖会画价也就高一点,这是符合市场规则的。但是我后来想想,其实三个都差不多。写书法的人站在书法的立场上认为书法用的时间最多,画画的人认为自己花的时间最多,反正他们都自己站在自己擅长的角度来说,都要从童年、少年跟中年很长的一段时间在里头摸索,也都要花一辈子的精力。

        已故的朱新建,他说过好几次,所以我印象很深。他说,做任何事情只要把所有的精力投入进去,这件事情大大小小都会获得一种成功。当然最大的成功跟小的成功,每个人的标准也不大一样。但是我后来想想,书法其实是表现人格的东西,这个很少人谈到。因为书法真正应该是以人的精神面貌作为表现的,一切要围绕着这个,其实就是表现一个人。绘画是讲究品位的事情,审美嘛。审美跟品位很有关系。印章,我想了半天,书法是人格的话,印章其实跟境界有关系。

        当然这三者要做得好可不容易,中国的文化师、美术师,就这么几个人,不是每个书画家都能达到。我举个例子,上海的贺天健山水画得很好,他其实字也写得很好,但是人们不把贺天健认为是书法家。现在的画家要人们把他当做书法家,我觉得先以贺天健为例,你的字能写得过贺天健,人家都不把贺天健当做书法家,所以他书法家的门槛其实是很高,非常高。

        因为我们是所谓三栖,几栖的,站在自己擅长的角度来看问题,多少都会有点偏颇。我个人觉得要做好了都不容易,要把三者都做到一流的水平,在历史上都没几个。整个历史没几个,我们这个时代才短短的十几年,也许还轮不到咱们哥们儿头上,但话是这样说,最近这几年我发现书法的跨界跨到绘画里头来,我自己有点感触,我也算是其中之一。虽然我学画学得很早,但是后来改成去学字了,我跟人家走得不太一样。后来又去刻印章刻了一阵子。书法家去画画有个长处,他对笔墨的理解,或者也不叫做理解,他对笔墨天生的一种感觉,应该是拈手即来的事情,所以有一个优势。

        但是书法家去做画画经常会忘了,画画其实是技术性很强的一门事情,极强。它的技术性不亚于书法,书法的技术性带有惯性,是不断重复。绘画的技术性是变化的,但你要是在绘画里头技术性没掌握好,就像我们作为书法家的话,去看有些画家也在那边写字,你就知道什么水平。某某人比如说他最近经常写字写对联,你会心里很不屑的样子。你换位思考,人家画画的看我们书法家闯到画家里头,他也许也是同样的感觉。你要是做不到到位的话,他就认为你这个太潦草了,这个时候就像到卡拉OK不会唱歌的人随便……

        比如说像我这样五音不全的,在那里喊麦不是闹笑话了吗?人家会把所有的,哪怕一点点小的成就都归零了,全部归零了,你刻什么印章。你敢喊麦,你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要是有这胆量,在大庭广众之下喊麦,不是把你已有的一些成绩全部归零,所以书法家要闯到别的领域去做的时候,要闭门下一点真的工夫,要做出真正自己觉得或者也经过同行或者画界的人来鉴定一下,你这个是不是达到一个画家的基本水准。

        当然目前的画家也颠三倒四,也不见得都好。但应该要有基本水准才拿出来,我觉得这个是很迫切的,是个很重要的,要不然让人家看轻了。本来我们在经济领域竞争的时候,书法家就站在劣势的地位,会被人家看轻。我就说到这里。

        石开,1951年生于福州。职业书画篆刻家。曾任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中国篆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印社副社长。1998年迁居北京,曾在北京画院、中央美术学院、人民大学、荣宝斋画院等举办讲座。获第七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艺术家称号。出版有个人书法篆刻作品集多种。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盖印章的讲究

2017-06-23
盖印章的讲究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