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书法家《金刚经》:字里般若,笔下修心

2017-06-12 10:56:30 来源: 点击:

        《金刚经》,即《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金刚”,比喻金中之精坚不可摧者;“般若”,意为“智慧”;“波罗蜜”,意为“到彼岸”。经题的意思是说,以金刚不朽之身和超卓智慧之志,渡达彼岸。

        《金刚经》通篇讨论的是空的智慧。自古至今有不少书法名家写过《金刚经》,让我们能在品鉴《金刚经》的空的智慧的同时,欣赏历代大家写经的书法名帖。

▼ 《集王羲之书金刚经》

        此为唐代行书碑刻。唐元序集王羲之书。该碑石久佚,拓本传世很少,以明南子兴藏拓本最佳。现藏故宫博物院。

  

▲《集王羲之书金刚经》局部

  

▲《集王羲之书金刚经》局部

  

▲《集王羲之书金刚经》局部

        王羲之的行书平和简静,遒丽天成,深受唐太宗李世民的酷爱,贞观初年下诏出内府金帛,广为征集王羲之真迹,其后唐代诸帝亦都好王字,于是集字刻石之风盛极一时,著名的有唐咸亨三年所刻的《怀仁集王右军书三藏圣教序》、开元九年所刻的《唐兴福寺碑》,而《金刚经》是继此二刻的又一重要集王字石刻。

  

▲《集王羲之书金刚经》局部

  

▲ 《集王羲之书金刚经》局部

        《金刚经》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人生的大问题: “云何应往,云何降伏其心?”也就是滚滚红尘中的芸芸众生如何才能降服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如何才能使得自己身心清静?这其实是所有的科学想要解决的人类的终极问题,是需要每一个人都好好想一想的。

▼ 柳公权《金刚经》

        此柳公权早期作品,有剑拔弩张之势,然细察之则一招一式颇富变化,方劲整饬中寓清灵通秀之气,其一点二画,一如刀斫般齐整,干脆利落,节奏明快,极富动感。
  

▲ 柳公权《金刚经》局部

  

▲ 柳公权《金刚经》局部

  

▲ 柳公权《金刚经》局部

        柳公权的书法在唐朝当时即负盛名,民间更有“柳字一字值千金”的说法。 他的书法结体遒劲,而且字字严谨,一丝不苟。在字的特色上,初学王羲之,后师颜真卿,以瘦劲著称,所写楷书,体势劲媚,骨力道健,以行书和楷书最为精妙。

  

▲ 柳公权《金刚经》局部

  

▲ 柳公权《金刚经》局部

  

▲ 柳公权《金刚经》局部

        曾有人言:不买柳字言不孝。不学柳字书不道。不正柳字心不正。不瘦不硬不险劲。
  

▲ 柳公权《金刚经》局部

        我们之所以感到痛苦烦恼,是因为我们心中有太多的欲望。一旦欲望得不到满足,便会感到烦恼,自卑,痛苦。既使欲望暂时实现了,又生怕会失去或者又有了更大的欲望。因此,我们的身心永远在苦海中沉浮,永无出头之日。

▼ 苏东坡《金刚经》

        由苏东坡手书的《金刚经》,集佛学至尊《金刚经》高深哲理与文坛泰斗苏东坡传神书法于一体,为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书法极品。苏轼与佛禅也渊源颇深,他不仅熟读佛经,深通佛理,更是将佛学思想渗透到其文学创作之中。

  

▲ 苏东坡《金刚经》局部

  

▲ 苏东坡《金刚经》局部

  

▲ 苏东坡《金刚经》局部

        这段经文是苏轼被贬谪海南儋州时候所写的,一生荣辱沉浮的苏轼在这个时候已经超然物外,就如他所说:”非谪居海外,安能种此福田也。“

  

▲ 苏东坡《金刚经》局部

  

▲ 苏东坡《金刚经》局部

  

▲ 苏东坡《金刚经》局部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金刚经》的“无住”精神,可以缓解现代人的压力感,使其保持澄明心性。当今时代是一个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盛行的时代,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五光十色目不暇接的世界。但是,人切不可成为物质的奴隶,陷溺于拜金主义的狂潮,从而导致精神家园的失落。面对汹涌澎湃的物欲大潮,必须咬定青山不放松,以金刚般若大智慧斩断物欲,才能将生命提升到天心月圆的光明澄澈之境。

▼ 黄庭坚《金刚经》

        黄庭坚出身于一个家学渊博的世家,自小聪慧过人,一生命运多桀,仕途坎坷,与苏东坡极为相似,热衷佛老,也不逊于苏。他的点画用笔给人以“沉着痛快”的感觉。

        黄庭坚年轻时喜作艳词,后经圆通秀禅师点化,悚然悔谢,因此绝笔,津津乐道於参禅悟道,终有所成。

  

▲ 黄庭坚《金刚经》局部

  

▲ 黄庭坚《金刚经》局部

  

▲ 黄庭坚《金刚经》局部

  

▲ 黄庭坚《金刚经》局部

  

▲ 黄庭坚《金刚经》局部

  

▲ 黄庭坚《金刚经》局部

  

▲ 黄庭坚《金刚经》局部

▼ 赵孟頫《金刚经》

        赵孟頫除了书画水平精湛,更是一位神书圣手。相传他健笔如飞,可日书11000字,令古今书家望尘莫及。可见其成功地克服了书写运动中的所有不利因素,而使他的书法创作生活化、常态化,达到了“信手而书,书则即法”的境界。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赵孟頫书《金刚经》此册,用笔洒脱,著纸欲飞,具有浑厚气。荷屋中丞以为舍右军而用褚、薛,其实亦由山阴得法耳。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 赵孟頫《金刚经》局部

▼ 文征明《心经》

        文征明小楷名垂海内,古人评曰“小楷师二王,精工之甚。”文徵明的小楷特别精细工整,法度谨严、笔锋劲秀、体态端庄,风格清秀俊雅,晚年八十岁以后的小楷,尤其见功夫。

        此金刚经是文征明暮年所书,可谓老而益纯。

  

▲ 文征明《心经》局部

  

▲ 文征明《心经》局部

  

▲ 文征明《心经》局部

  

▲ 文征明《心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

        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所书楷书《金刚经》是罕见的一种。《明史》本传载其“以善书称”、“通禅理”。书法主张柳公权“心正则笔正”之说;又借佛法阐述书法之“八还说”,可惜,融汇其“八还”书法思想精品《金刚经》很少为书家所知,未见著录,唯收于即墨杨氏《承贵堂法帖》;又因董书多行草,其楷书唯此经保留为多,正是吉光片羽,弥足珍贵。今补其残损,使还原书风貌,或可从中领悟董氏禅理书法之三昧。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 董其昌《金刚经》局部

弘一《金刚经》

        这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是弘一法师历时十九日,于病中完成的,但从写经的整体神韵上看来,一点也没有任何的不连贯之处,遂可想见大师每次写经时的气定神闲,必然是能于病中的色身起观,深切的体悟《金刚经》中所说“凡一切相皆是虚妄”及“无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的空慧正见。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 弘一《金刚经》局部

康熙《金刚经》

        史载康熙皇帝一生共抄过两次《金刚经》,一次是他15岁习字时抄写,一次是在康熙三十二年,当时其祖母孝庄太后身染重病,为了给孝庄太后祈福,表达自己的一片孝心,他又精心抄写一遍《金刚经》,这部《金刚经》展示了康熙高深的书法功力。

  

▲ 康熙《金刚经》局部

  

▲ 康熙《金刚经》局部

  

▲ 康熙《金刚经》局部

清·雍正《金刚经》

        雍正是位奇特的帝王,出色之才华、刚强之性格、传奇般的政治生涯,皆令人感叹。

        雍正御笔《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册页为行楷,此经是雍正于康熙五十三年抄写,当时他还是和硕雍亲王,尚未即位。书法平和规矩,充分见出一位有志帝王的修为与静气。

  

▲ 清·雍正《金刚经》局部

  

▲ 清·雍正《金刚经》局部

  

▲ 清·雍正《金刚经》局部

  

▲ 清·雍正《金刚经》局部

  

▲ 清·雍正《金刚经》局部

  

▲ 清·雍正《金刚经》局部

  

▲ 清·雍正《金刚经》局部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