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七喜图》折射出来徐悲鸿的感情世界

2016-06-16 10:06:46 来源: 点击:
 
 
 
        《七喜图》描绘七只喜鹊错落栖息于枫树枝干上,喜鹊有的俯身低鸣,有的引颈回望,似在窃窃私语,位置经营极见用心。从画上题识来看,此幅创作于1942年的《七喜图》是徐悲鸿为友人张道藩的父母——张铭渠夫妇七十大寿所作。当时,张道藩与徐悲鸿、蒋碧薇夫妇之间的三角恋情,正在演绎至最纠葛的状态。
 
        从艺术水平上讲,《七喜图》毫无疑问是徐悲鸿壮年时的经意之作。而这幅画背后所隐藏的不一般的情感与故事,值得观者反复玩味。
 
        《七喜图》为立轴,规格为91.6×61厘米。图面内容为两段树枝上7只喜鹊跳跃而鸣。
 
 
 
作于重庆柏溪
 
        《七喜图》为立轴,规格为91.6×61厘米。图面内容为两段树枝上7只喜鹊跳跃而鸣。
        抗战爆发后,徐悲鸿来到重庆,进入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当时他居住在江北盘溪石家花园,每天摆渡去对面松林坡中央大学上课,回到家后,就点煤油灯创作。
        《七喜图》作于1942年夏天,但不是作于盘溪徐悲鸿的家里,画中有一行徐悲鸿题的小字“壬午大暑重庆柏溪”,也就是说,《七喜图》作于柏溪。
 
 
 
 祝寿好友父母
 
        《七喜图》上还有徐悲鸿题的另一行字,“铭渠老伯伯母七旬大庆”。
        根据贵州盘县政协文史委员会史料记载,1942年8月16日,该县大户张铭渠先生暨德配伍太夫人七旬寿诞之期,堂屋悬挂的就是徐悲鸿的《七喜图》。
        张铭渠之子,是当时身兼国民党教育部教科书编辑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的张道藩。
        张道藩双亲寿诞均在8月。1942年,张铭渠夫妇七旬大寿,张道藩由重庆赶回贵州盘县老家祝寿,大批国民党政府要员和文艺界名人纷纷送礼祝贺,《七喜图》随之产生。解放后,该画流出,辗转而至拍卖行。
 
 
 
背后三角恋情
 
         自早年嘉德秋拍公布拍品后,《七喜图》引起海内外关注。有专家评论说,“从图中喜鹊并不喜悦的眼神,折射出画家当时复杂而尴尬的心态。”
        《七喜图》背后,有一个复杂而尴尬的恋情故事。徐悲鸿前妻《蒋碧薇回忆录》,有详细记载。
        蒋碧薇与徐悲鸿同为宜兴人。1921年,留学欧洲的徐悲鸿夫妇在德国结识了张道藩。在随后交往中,张道藩被蒋碧薇深深吸引,屡示爱意,遭婉拒。
        徐悲鸿对艺术之爱远胜夫妻情爱,蒋碧薇常被冷落,两人关系日趋恶化。1941年,徐悲鸿在报纸刊登与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启事,蒋碧薇陷入悲苦中。当张道潘再次向蒋示爱时,复杂而尴尬的三角恋形成。
        1942年,客居新加坡等地3年之久的徐悲鸿回到国内。此时,蒋碧薇已是张道藩的情人。同年6月,徐悲鸿试图破镜重圆,但蒋碧薇铁心分手,弄得大家非常尴尬。1945年底,蒋、徐终于办完离婚手续。
 
 
 
在重庆徐悲鸿进入创作巅峰
      
        抗战时期,徐悲鸿在江北盘溪石家花园生活8年,成就其一生创作巅峰,《愚公移山》、《醒狮》、《巴人汲水》、《奔马图》等300余幅国宝级作品,都是在此期间创作。
        徐悲鸿之子徐庆平说,当时,父亲看见嘉陵江边劳作的挑夫,连草稿都没打,就叫两个学生牵着画纸,现场一气呵成,并在画上题词“忍看巴人惯挑担,汲登百丈路迢迢。盘中粒粒皆辛苦,辛苦还添血汗熬”。山城重庆浓厚的生活气息,给予徐悲鸿灵感,创作出一幅又一幅世界级画作。
       1945年,徐悲鸿与廖静文女士结婚,随后廖静文怀上徐庆平。徐庆平说:“我在北平出生,但名字带有一个庆字,显示了父亲对重庆无限怀念。”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