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的这句话,害了不少人!

2016-06-14 17:25:06 来源:五百艺书画艺术网 点击:

        唐朝李邕说过一句话“学我者死,似我者俗”,可一到齐白石这就变成了“学我者生”。这些人学他的,一个是李苦禅,一个是李可染,但他的门下,没一个大家。

 

 
        1993年冬,原荣宝斋编辑、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董寿平,在中日友好医院接受采访和与朋友闲谈中,一再谈了这一问题。齐白石门下到现在没有出 一个人才,没有突破齐白石的,也没有在中国不突破而能够站得住的。他有一个错误的说法——“学我者生”,因为齐白石不属于中国传统的艺术,是工匠。
 
        上世纪二十年代,故宫开放以后,请他参观,他不去看。他说,看了这些,就干扰了他的思想。齐白石本身是自己闯出来的,这个也很伟大。
 
        齐白石画画,他不是信手画,都是事先经营出来的。拿炭条组织成稿子, 组织好了以后,一花一叶,都已经描出来了。完成以后,一下几百张,几百幅下来一个章法,一个模子。
 
 
        此种做法后果是什么呢?“文化大革命”之后,北京各区抄家文物本来叫被抄者去领。被抄家的去找齐白石的画之类的东西。这些人去领去 了,挂出一张来,这个人说是我的,就这样,画的这个景。那个人也说是我的,画的这个景。因为他是一个稿。这个问题到现在没解决。人们说好的,都收了,实际 上不是收了,没法还。因为他就是一个章法,张三说是他的,李四说是他的。这个遗留问题到现在解决不了,这是一。
 
        再一个,齐白石画草虫。他当初也确实画了一些草虫。实际上他的一些草虫都是他第三个儿子——齐子如画的,多半都是。他专门叫齐子如画草虫,今天画蜻蜒,明天画蚂蚱,一张一张叠起来。不定什么时候自己拿出来补上花草,这样就又叫人鉴定,着实害人不浅。
 
        他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他和中国其他文人画不同,只是为了卖钱。
 
 
       
        中国的纸,乾隆以前就坏了。乾隆以后一般画画用熟纸了,都是在苏州加工的。以前苏州纸四角一张,安徽纸七分一张。齐白石画画是算成本的,善用粗笔道么,粗笔道一笔就下来,这是一个。别人用细笔道山水画皴法什么,这就必须加工。
 
        齐白石是杨度把他请来的。杨度是拥护袁世凯做皇帝的六君子的头一个。齐住在杨度家里,都是湖南人,所以看起来他是一个人才,就这样子。齐白石这人很怪,也可以说是有骨气。住在他家里,杨度要看他刻图章,他把两只脚抄在座子上。杨度就坐在他对面,他脚起挑、起高,快到杨度的脸跟前。他有这么个劲儿。有很傲的硬气、骨气。他为这个纸一笔下去,周围一圈白线。这画虾、画蟹、画鱼,恰恰合适。所以他画七分钱买的纸,他卖二块钱一尺。一直到抗日的时候,加到四块一方尺。所以齐白石用这个纸。
 
        齐白石不看中国的传统,因为他要自己闯一派。中国在民国以前,乾隆以后,绘画艺术已达到一个最软弱无力的时期。他这么一下一震动,外国人看上了。中国人不理解,日本人理解。但齐白石对中国民族文化、艺术地位不管,我只要卖了钱就行。所以他的画,到今天都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是他 齐白石自已造成的。齐白石的画,那章法设计,一个章法设计好了,几百张,全是拿炭条画的。一个炭条画到底了。每天拿出几张来,就画出来,章法雷同。没炭条 就不能画。根据炭条写,用笔慢,这样画。这一个章法画葡萄,画一千张。
 
 
        齐白石不是作为搞文化的,而是我创造出来卖了钱就算完了。对中国文化,他不想到这些,对历史他不管他不看。
 
        有两次他找我去他家,扬州八怪的东西他认不出来。真的假的他不知道,我给他看过两回。在五十年代初,罗两峰罗聘、郑板桥的,就在他家里存着哩,他不看。
 
        另一派是一片黑。原因一是一个没有多读中国书的人,笔墨两字分不清。中国绘画有一个词汇叫笔墨好。笔墨两字合在一块儿,笔是一个器物,墨又是一 种器物。墨代表各种颜色包括水。笔代表各种绘画工具,着色的工具。这两个是工具,在绘画上说的,不是这两个的单独的工具,而是笔墨。笔墨立意是什么,是这 两个 在绘画上的表现,表现出来的痕迹,既不是笔也不是墨。
 
 
       
       李可染画论所说的笔墨,就是这个笔,就是那个墨。认为黑的就是墨,这就局限了,各种颜色就排除了。把墨当成黑的了,把笔当成线条了 。
 
        李可染错误就错在一个不懂破墨,一个以为笔墨就是黑的。在重庆的时候我画画,李可染说你画得太快,要慢。他就是慢得很,抖抖索索的。
 
        在北京,他再一次学习齐白石,就更加慢了。齐白石慢。慢不是坏,快也不是坏,要适当。既要有快慢疾徐,仿佛音乐,既要有主调,还要有旋律,需要 用什么旋律的 时候就得改变,主旋律不能错。李可染本身还是好,对中国画误解了以后就一片黑。而他教的学生全是学他,美术学院一百人就有一百人学他。
 
 
       
       齐氏门下的弟子好材料用不着。七十年代初,在国际饭店,国务院从故宫调的乾隆丈二匹,他画不成,他说可惜,你给我买点新的。我说,我要旧的。我就把这旧的放下了。我说给你新的。 齐白石也是,好纸他画不了。
 
        齐本人成功的应尊重,但其思想观点,一句话对艺术影响很不好。李北海说“似我者俗”,世上都学我的,一看就知道俗气了。齐说“学我者生”,忘记了你齐白石只是一个人,而中国有几千年的智慧。






 
 
二维码

相关推荐

编辑精选